Yihui Xie

空泛一联

谢益辉 / 2017-10-07


今年五月底我在澳大利亚的时候,有一天晚上见人大师门聚餐,低调给导师大人庆生。当时我本来在宾馆里准备会议演讲的幻灯片,琢磨了一下,六十生辰应该给他写点什么。他们聚餐已经开始,我打算在他们吃完的时候凑出一联。后来想了两三个小时,写是写出来了,但我非常不满意,所以一直也没发出去:

行路万里,著述尤等身,况诲人意不倦,回首已去一甲子;
怜生如子,桃李自芬芳,然春蚕丝无尽,向天再借五百年!

我最不满意的是这一联几乎没写出任何他的具体事迹,显得太空泛;我在草稿上列了几个相关的关键词,一个也没用上。空泛的文字不符合我的首要原则,于是我没发。

平仄问题上也严重顺拐,不过这对我来说是很次要的问题,毕竟现在没多少人会真的去朗读文字。唯一我稍稍满意的是这个四五六七的形式,有些叠浪感。

摆个草稿在此,看将来有没有更多灵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