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0 字

运气

我的运气一直还算不错。小学二年级上学期的期中考试我在临交卷的时候偷翻了一下书,把“黄澄澄”的“澄”字写对了,语文数学都一百分,遭到了老师的狠狠表扬,奠定了我一直到大学之前坚持好好学习信念的基础。

刚进大学的时候电脑开机都不知道怎么开,但后来对写程序发生兴趣,顺便上了捣鼓网站的不归路,以此为起点开始打怪升级,后面几乎一切大事都与这个初始值有关。简单办了个统计之都,简单出了个国,简单毕了个业,简单找了个工作。

今儿个且不说这些。一个月前统计之都编辑部主编雪宁大人提议大家各自写个新年献词,这次是真正体现出我运气好的特点了,因为我花了几个小时构思了一首诗,巧到我自己都得意洋洋,恐怕以后再也想不出这样巧的一坨文字了。你道是有多巧?

屠狗何须求功名,青史堪留几多姓。
寻章坐看群山雪,摘句不觉暝色宁。
壮志无意霄云凌,相逢把酒夜烛秉。
海内知己共明月,天地孤影任我行。

它其实是倒着写的。先定了最后一句“天地孤影任我行”,因为我碰巧在听陈勋奇的《东邪西毒》序曲,就叫这个标题,这是一首我很喜欢的曲子,也很喜欢这个标题的意境。因为这句定了韵脚,前面的自由度就减少了。然后我本来要表达的意象是 COS 这个团体要淡泊名利,多做一些实际工作。浮现在我脑子里的是为数不多的我能背的一首《满江红》:

无利无名,无荣无辱,无烦无恼。夜灯前、独唱独酌,独吟独笑。况值群山初雪满,又兼明月交光好。便假饶百岁拟如何,从他老。
知富贵,谁能保。知功业,何时了。算箪瓢金玉,所争多少。一瞬光阴何足道,便思行乐常不早。待春来携酒殢东风,眠芳草。

以及我不会背的《湘月》

天风吹我,堕湖山一角,果然清丽。曾是东华生小客,回首苍茫无际。屠狗功名,雕龙文卷,岂是平生意?!乡亲苏小,定应笑我非计。

本来“青史堪留几多姓”刚开始想的大约是“雕龙不觉夜阑静”之类的,但第二句编不下去了。村里大冬天的,大雪初霁,倒是群山雪比较应景,正好“雪”字仄声是我需要的,于是配上“寻章摘句”描写编辑部工作开始写第二句,也比较贴切,所以“雕龙”一句得换掉。说到功名,遂想起又一首为数不多的我能背的《西江月》: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英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遂凑齐“青史堪留几多姓”一句。

此时,我意识到雪字无意间对上了主编大人的名字前一个字,心说可能有戏把主编嵌进去,于是定下“宁”字,巧的是它正好是平声,也是我需要的,更巧的是还对上了韵脚,于是“摘句不觉暝色宁”,第二句齐活。

作为献给编辑部的作品,能让主编大人出场“我已经很满意了”(内心呼喊着“啊?我有辣么厉害?”)。第三句我本来没有想把我们的主席秉帅冯凌秉放进去,正拼凑着别的字句,突然间意识到,凌秉二字一平一仄,且两个字全都押韵,简直不能更完美。想到前些日子 COS 年会大家聚会的场景,于是捏出这第三句。“壮志无意霄云凌”是我不太满意的一句,因为前面刚刚才用了一个否定句,接着又否定,显得词穷。为了拼凑,也就这样了,本来肚子里也没多少货。相逢的“逢”字还恰好同音“冯”。

根据关联规则,把酒自然少不了赏月。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这些素材比较符合新年献词的场景。“海内”与“天地”之象对应起来也比较自然。去年北京 R 会议结束后我在群里给志愿者童鞋们砸个红包,也顺便捏一首感想(巧嘞,到了微信红包留言的字数上限):

重洋五万里,灵犀一点通。
海内存知己,何处不相逢。

于是最后半句也凑齐了。以上便是那篇新年献词的源代码。要是雪宁和秉帅的名字随便变一下(无论是字还是音),我这盘棋恐怕就垮了。我在 COS 十周年感言中曾提到,“诗词写得漂亮容易,写得具体却是很难”,我希望一首作品能绑定在特定而具体的对象上,而不是换对象换场合还能继续用。从这个角度说,这首诗只能适用于 COS 编辑部,这感觉就像是安全带嘎登一声入扣,妥妥的。

人所谓文章本天成,大约也就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