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5 字

学院网站、考试、月饼、排骨及其它

先说学院网站:听说院里又要花钱请人做网站,我一听,赶紧让小邱同志和小蒋同志快马加鞭,争取劫下这一镖,因为我能料到,请人做的网站将成为一个烂系统的概率大于95%(就像学校那个烂系统一样),我个人很是不相信那些做网站的公司。有了无敌的免费的开源的Wordpress,啥网站做不出来啊?这二位呢,任务一说就做,问题一点就通,我是满心欢喜啊,特此书面表扬(算是回答fan的问题吧)。不过我担心的是,小邱做事情太认真,太富有钻研精神了,这一镖要是劫不下来,怕是要浪费很多时间啊。我要不要跟领导旁敲侧击一下,考虑中……

再说考试:话说这门高等概率论,部分回放了当年我经常昏睡的实变函数课堂,不知道我脑子里是不是缺根数学筋,我对纯粹抽象的东西就是上不了路,总也想不明白,历史上是怎么想到那些证明技巧的,而且花了很大的力气最后证明了一个看似很显然的结论。我只对 \(\epsilon\) 表示随机误差项的学科感兴趣,对 \(\epsilon\) 表示 \(\forall \epsilon>0\) 的学科实在提不起兴趣。这次期中考试自然是盯着什么简单函数什么可测空间发愣了。下周我要重新整理一下那四五十个推论,也许学这种课就是体力活,看多了做多了也就上路了。但无论如何,我还是一眼望不到究竟这些东西对统计学有什么深远的影响。我知道这样的话一定会招来长者或行家的批评,你一臭小子,懂什么?叫你打好基础,你还这么多废话。但我心中就是有个悖论:既然那些抽象的定理是正确的,为什么一代又一代的人都要从头学起,难道就没有哪一天能让某些东西成为公理么?定义一个Lebesgue积分,都要先从直线上的区间讲起,有了区间再去覆盖集合,取了下极限,集合就有了外测度,然后定义测度和可测集合,有了可测集,再定义可测函数,为了研究可测函数的积分,先定义基于可测集的简单函数的积分,然后用简单函数去夹住非负函数定义非负函数的积分,然后把一般的函数分为正部和负部,最终定义出一般函数的积分。传说Lebesgue积分比Riemann积分优越,通常的例子都是Dirichlet函数用Riemann不可积,但Lebesgue可积,而我觉得通过定义解决的问题,就如同改变了裁判一样。数学家们为什么不多给一些例子,来说明Lebesgue的伟大贡献及其积分的广泛意义?或者,生活中有Dirichlet函数么?回到统计的世界,我看到的仍然到处都是Riemann可积的函数,上哪儿找那种处处不连续的函数去?我们所知道的所有统计分布,有哪一个是变态到处处不连续的,而我们关心的样本空间的子集,又有哪一个是不可测的?呃,不废话了,看书才是正道。也许再过两个月回来看,会发现我问了一堆傻问题。

然后是月饼:中秋节嘛,自然要整点儿月饼,于是乎,一群人杀往Lin家,本小子现在对做东西是无知者无畏,没做过,管它呢,捋起袖子,甩开膀子,拿出笔记本现查,看上十五分钟,面盆倒上二斤面,半斤糖浆,几瓢油,搅和一下,便开揉,话说月饼面还真是不好揉,因为用的是低粘度的面粉,很容易散,没怎么加水,就更干了,好不容易揉好装进袋子搁一边醒着,过了一个小时再看,完蛋鸟,面团太硬,于是乎,把面团重新打散,加点牛奶当水用,又花了半天功夫重新把面揉拢了,切成小块,本小子可是从小搓泥巴长大的,把面团搓成小圆球不在话下,刷刷就出来十八个圆滚滚的面球(无图无真相),在那边喝啤酒聊天的群众过来厨房一看,嗬,有模有样嘛,于是乎,众人围上来捏的捏,擀的擀,塞蛋黄的塞蛋黄,填豆沙的填豆沙,最后把十八个面团子压进模具,最后一哄而散打麻将去了,Yang同学见我们做工粗糙,又把一些月饼重新整容了一下,扔进烤箱,烤啊烤,刷了蜂蜜,再烤啊烤。最后拖出来一看,月饼一半白的一半黑的,白的是因为我面粉放多了,黑的是烤糊了……这异国他乡的,哪管那么多,月黑风高夜,杀人越饼时,众人各自分得黑白月饼作鸟兽散。回来再上网瞅瞅,发现也不一定那么失败——月饼烤出来要放两天让它“回油”,到时候才有好看的颜色(当然烤糊了的除外)。

然后呢今天中午做排骨:排骨应该也是做不坏的东西。我以前没有发现蒜瓣在哪里有卖,所以只有葱姜花椒可用,后来总算发现了,买得大蒜贰颗,中午用水煮了排骨去血水,下油下蒜片下排骨下老干妈,炒得满屋飘香,室友忍不住跑出来:太香了太香了,你终于得道了,来,看我,一二,咔嚓。我便在厨房里蓬头垢面被拍了一张照片。下午去参加系里野餐,完毕去亚洲超市购得料酒一瓶,厨房的东西一天天齐备了。

作为国庆的特别礼物,敬请各位用R的客官移步观看小邱的大作:rgl版的“我的中国心”。短评:R里面只有你不知道的,没有不能实现的。

报名参加了学校的乒乓球赛,周一晚上九点半预备赛,周日正式比赛,我看参加比赛的大多都是老外,不知是不是意味着多了几分胜算,不过也不好说,能参加比赛,水平肯定不会差,有些老外乒乓球也很强的,我是几个月没摸过乒乓球了,也没带自己的球拍。管它呢,去玩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