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5 字

八月德国之行:第一天

话说热锅上的猪头现在已经在多特蒙德落脚了,于是搬出电脑,记下这流水帐。昨天早上7点的飞机,所以打算晚上就直接过去机场,找个椅子凑合着睡一觉算了,不过昨天晚上7点左右,本来还没打算去机场,一位朋友去机场接人,顺便就叫我一起过去,我于是三下五除二跑回办公室拿上机票和护照,草草收拾了一下东西,带上相机和电脑,然后回宿舍拿上几套衣服,就匆匆出发了。临走前,我跟阿黄说,出过一次国之后再出去就没感觉了,看我这收拾东西简直就跟回家没两样。

于是乎,背着一个包上机场,有人帮忙安排了附近的旅馆,便住了半宿,夜里有虫子到处咬我,12点忍不住了,爬起来一巴掌打死,关灯继续睡。半宿无话。早上4点半被电话叫醒,洗漱完毕,坐旅馆的车到2号航站楼,毕竟走过两次程序了,轻车熟路,一会儿的功夫,登机手续、边检等手续刷刷搞定,不过边检时人家问我包里是不是带了榨菜,不知这是为何。7点飞机起飞。

看样子全世界的人们都来北京看奥运了,这往外飞的飞机简直就是空空荡荡,我估计一个大飞机也就50来人;刚刚飞了不到一个小时,大家全都刷刷躺下了。中间的座位是三个连一起的,连起来比较长,把座位的扶手往上一抽,就可以躺下了。我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中间座位的安全带捆在身上了。刚开始空姐还准备说,后来看见大家齐刷刷躺下了,也没办法,让我们尽情坐了一回飞机卧铺。

中途莫斯科转机,紧张了一把,因为11:50登机,我11:55还在转机处等候办手续,心里那个突突突啊……刚办完手续,出门时不巧又遇到一位穿制服的大姐一起出门,大姐看了我一眼,说你是学生吧,我说是啊,她说稍等一下,就拿着我的护照又去办了个什么手续,真是急煞我也,拿回护照赶紧噔噔噔往登机口跑,还好飞机是12:30起飞,时间还够用,不过在莫斯科连张照片都没拍。莫斯科下着小雨,机场一望无垠,也没啥景色可拍,有人下飞机了在那儿照相,被工作人员严厉制止了。

从莫斯科到杜塞尔多夫是小飞机,人装得满满的,飞机上两个小baby,一前一后,一唱一和,好不热闹。一路咿呀咿呀到了德国。北京到莫斯科的飞机上吃的是面条,莫斯科到杜塞尔多夫变成了米饭,敢情俄国人以吃米饭为主?我两路上吃东西总觉得没味道,全都洒胡椒粉撒盐。吃面包和黄油倒是很习惯,拿到面包,咔吃咔吃用锯子锯开,涂上黄油就啃。

从杜塞尔多夫机场出来之后我算是晕了半天,因为完全搞不清楚火车站怎么走,楼上楼下跑了几遍,盯着箭头走,走到Sky train站台之后就不知该往哪边了,后来凭着狗屎运问了一位叔叔:

  • Me: Excuse me! Can you speak English?

  • He: Yes, I’m an American.

我暗自滴汗。

  • Me: How can I buy the ticket for the sky train?

  • He: It’s free to take you to the railway station.

再汗。恰好这位叔叔也要去多特蒙德火车站,我心里嘀咕着,该不会是参加useR! 2008的吧?一路走着,他问我来德国干啥子,我说开会,他说开R会吧……于是真相大白。既然是一伙的,就一起买票一起坐火车了。路上跟他聊了聊,交换了名片才知道原来这位大哥是美国海军军官学校的一位Caption(上尉?上校?)。屁颠屁颠跟着他到了多特蒙德火车站,下车到Information处各自问了一下各自的旅馆位置,就各奔东西了。

话说我这回过马路是非常守规矩,老老实实等着灯绿再走。旅馆名叫Koenigshof,很容易就找到了。进门后前台的服务员极其热情,不知道这是德国普遍的状况还是这一家服务比较好,总之帮你跑前跑后,让人宾至如归。我让小伙子帮我查了一下从这里去Technical University Dortmund的路线,他三两分钟就刷刷在Google maps上查好打印出来给我了,还跟我好好解释了一番。等我进屋放好东西之后,发现没水喝,于是拿着杯子颠儿颠儿下楼问他有没有可以喝的水,他问是不是特别的水,我说普通水就可以,结果他告诉我直接接水龙头下的水喝就可以了(他老说bus room,我愣了半天终于想起来原来说的是bath room),不过后来还是给了我一瓶汽水,我都不知道花没花钱,貌似是送我的。

多特蒙德这个城市是相当漂亮啊,但相机没带USB线,暂时就不发照片了。不过这里可以看看网上的照片:

这就是我说的Sky train,颇有坐过山车的感觉

这就是我住的旅馆

多特蒙德绿化率非常高

当地时间晚上7:20,北京时间夜里1:20,还是有点时差感觉,洗洗之后把后天要讲的幻灯片做一下,然后就准备睡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