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强者·境界·智慧

谢益辉 / 2005-07-29


(王国维《人间词话》)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优劣。“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1)”何遽不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2)”。“宝帘闲挂小银钩(3)”何遽不若“雾失楼台,月迷津渡(4)”也。

注释:

(1)杜甫【水槛遣心二首】之一:“去郭轩楹敞,无村眺望赊。澄江平少岸,幽树晚多花。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城中十万户,此地两三家。”

(2)杜甫【后出塞五首】之一:“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平沙列万幕,部伍各见招。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借问大将谁,恐是霍嫖姚。”

(3)秦观【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4)秦观【踏沙行】:“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优劣——触动了我脑中的一种平等观念(或是一种哲学观吧)。王国维的“境界观”与我素来的一种想法是一样的,那就是天下智慧无高下之分,因而无所谓强者弱者。世人皆有其独特之处——长处与短处,应该客观承认,当然也要取长补短,但是要摆正心态,否则只是为“爱智慧”而“爱智慧”,只会徒增烦恼,可谓“庸人”矣。退而言之,强者只不过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咬牙奋斗一生,也未必能成为所有人眼中的强者。

非我无斗志,只不过我不想成为造原子弹的专家,可能也成不了外交部长,甚至不会成什么所谓的大器;但我追求自由,有我的生存方式,有我值得骄傲的能力,有我的朴素的哲学,我给别人足够的尊重和信心让他们活得轻松一些,我认为人就应该平等相处,活得轻松、快乐、幸福;但是就因为人又太“聪明”并常常苦苦追求别人“更大的聪明”,于是常常自卑不已,也许这就叫“聪明累”,累到尽头,还不只是为何而累,悲哉……当然我也会很努力地前进,不会因为我在脑中“消灭”了“强者”而止步不前;因为很多地方还是需要“强”的。聪明智慧,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为自己,也为别人。

戴着镣铐跳舞,本来就是很正常的生活。镣铐,对于我,并不是负担,就像强者对于我来说不是很大的压力一样。

因为我心中的这种“平等”,于是我的生活无忧无虑,我狂而不妄。

不过,这种状况,如今已经有些改变,这篇文字,应该算是一篇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