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念沧波

  1. 很久不写博客,脑子也没完全停下来,所见所想,先存在内存里,现在考完胡乱说一些,没啥头绪。

  2. 邮件看到苏力今年的毕业致辞,叫《见证,没有客场》,读了两遍,好像有点矫情,不过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他,因为他的文字没有那种“身段感”。我第一次听说他,是在大一的时候思修(思想道德修养)课上,老师念了一篇 《发现你的热爱》,我印象很深刻,对初入学的我震撼很大。全文的印象已经渐渐淡忘,只记得这么一句话:

    生活注定会溶化许多激情、理想、决心和追求,甚至会使生活变成仅仅“活着”。

    大学生活,是生活,还是活着?

  3. 范毕业走人,我想了想,啥也没说,抄送启功老爷子那首小诗:

    入学初识门庭,毕业非同学成。涉世或始今日,立身却在生平。

    之所以对这几句话印象深刻,还是来自于在和君的日子。既然立身在生平,毕业分别也就不必那样浓墨重彩,十年二十年后再见,试看看立身如何?

  4. 又看到半句诗,曰:微念沧波感不平。据说是袁世凯的儿子写给老子的,劝老子不要称帝,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觉得这句写得很好,微念与沧波,妙。现在的儿女们,能写出这样句子的,恐怕不多了。

  5. 考前几天,在系里机房上网,看到黄庭坚一篇小文,背了几句:

    薄酒可与忘忧,丑妇可与白头。
    徐行不必驷马,称身不必狐裘。
    无祸不必受福,甘餐不必食肉。

    能以薄酒忘忧者,心里必然早已无忧。

  6. 最后说信仰,也是我在复习期间走神时想的事情。恰好考完看到论坛上谈柳智宇,我以前并没听说过这个人,看了转载的文章之后,我心生不出什么崇拜和景仰,也许这些观点随着时间会变化,但就现在的我而言,我不觉得出家有什么终极意义(像文章描述的那样“为了苍生脱离苦海”)。这又让我想起陈晓旭,以前一次偶然看到她出家的那个庙里的一个老法师在Youtube上的视频,对外解释陈的病逝,我看了感觉甚至有些气愤。临终前法号长鸣、日夜诵经,就能减轻她的病痛?柳的出家,当它是一个普通的个人选择就可以了,套上苍生,套上圣经,未免过头了。

    如果说我有什么信仰的话,我目前还是比较信劳动(这一点好像跟和尚差不多啊)。之所以信劳动,是因为世人畏果,圣人畏因,善易者不卜(吾师王丰的教导,但似乎来自南怀瑾)。而为了信劳动,必须先发现你的热爱。(看,小学作文中,这就是语文老师最喜欢的首尾呼应)

谢益辉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Featured  Life  tagged with 信仰  发现你的热爱  启功  微念沧波感不平  苏力  薄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