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1 字

八月德国之行:第九、十天

18号上午起来从Kempten坐火车去Augsburg找皓哥,同时也就与Alfons告别了,白吃白喝白住了他这么多天,我这人真是一点都不客气:D

奥格斯堡城市很小,据说骑自行车半个小时就可以穿过。皓哥在市政厅前面的广场上热情招待了我,吃完饭在城里四处溜达了一圈,看了看莫扎特他爹住过的房子、曼恩集团的厂房,还有老城墙等等。最后去奥格斯堡大学转了一下。我发现德国的校园似乎都没有门,上回在多特蒙德大学也是看了半天没看见校门,走着走着突然就在校园里了。随后参观了一下数学系,就动身购物去了。前些天在德国玩也没什么时间买东西,走马观花游得飞快,所以只好最后一天在奥格斯堡买了点东西。在欧洲买东西真是花钱如流水啊,看着价格后面再添个0,觉得什么都贵的要死(除了巧克力)。

晚上皓哥下厨,手艺非常好,鸡翅、烤肉、自制的土豆沙拉……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喝啤酒,这日子过得真叫一个痛快。不过很不幸的是我发现我去德国之后饭量明显变小了,最后米饭没吃完,啤酒也剩了半瓶,鸡翅和烤肉倒是席卷而光。吃完饭,看了看奥运重播,就到动身回杜塞尔多夫的时间了。热情的皓哥大半夜的送我去奥格斯堡火车站,直到送上火车才离开,有人说东北人是活雷公,有人说是活雷锋,我看还是雷锋比雷公多。

这段行程就是我在德国最惨烈的一次经历了:半夜3点多我莫名其妙被列车员叫醒,大爷不停对我说什么“库不兰兹”“库不兰兹”,可怜我又完全不懂德语,我见车厢里大部分人都下车了,还以为火车出什么问题了要换车(本来是直达杜塞尔多夫的),于是迷迷糊糊下了火车,晕头转向不知要往哪儿去,看见前面两位年轻小哥,边上去问,二哥,这杜塞尔多夫咋个走啊?二位哥哥好心帮我看了半天,研究出几种路线,最后发现刚才那趟车没问题,就是去杜塞尔多夫的,我本应该坚守岗位,早上6点多就到了,结果这下好,那车停了两分钟就开了,我三更半夜在一个从没听说过的地方(Mainz)迷糊打转,最后上自动售票机上查了一下,还有几条去杜塞尔多夫的路线,不过都要换车,而且有几条都是ICE(特快),我一咬牙,心一横,奶奶的,蹭特快去!于是乎,等到5点10分,一趟开往法兰克福的ICE来了,我赶紧跑了上去,结果发现特快的车上查票比普通列车上要严格多了,普通车压根就不怎么查票,而特快上面挨个查,妈呀,幸好只有一站就可以换下一趟车了,所以我跟验票员姐姐装无辜,说我不认识德语,云云,那我下一站就下好不好,姐姐说好,我于是成功到达法兰克福;6点30分开往杜塞尔多夫的ICE来了,我又蹭了上去,这回我也不装无辜了,直接跟验票员阿姨说那趟车莫名其妙让我下来了,本来我6点10分就已经到了,但不知道那趟车发生什么问题,所以我就改这趟了,阿姨说Ok,OK,然后咔哧给我打了票,我就理直气壮地坐到了杜塞尔多夫。差点浪费好几百块钱,噫。另:德国的公交车、火车一般很少查票,所以想逃票是很容易的,不过我一般都老老实实买票了,这次是因为那列车员大叔没讲清楚,所以蹭了一回车,hoho。

因为夜里没睡好,第二天到杜塞尔多夫机场时困得要死,一点玩的兴致都没有,于是在机场呆了一上午,简单逛了逛,然后在椅子上打瞌睡。下午2点50飞机,我过安检之后在候机厅的椅子上居然坐着睡着了,检票登机时幸亏一位俄罗斯姐姐好心把我叫醒,要不然不知会在那儿睡多久……晚上到莫斯科转机,中间有两个小时间隔,所以再去逛了逛莫斯科的商店,本想买那俄罗斯套娃,可最小的也得花10欧左右,质量也不咋地,心想100块钱买这么些薄木片真是不划算,于是作罢。安检一片混乱,我真担心这战争年代会有某地区的恐怖分子混进去劫机,后来一路飞回来也没啥异样,落地时总了一口气。

在机场出来想逗逗那些志愿者小孩,比如假装自己是日本人或韩国人问个路啥的,不过觉得人家辛苦得很,这样太不厚道了。打道回府。在宿舍放下东西去食堂吃了饭马上就回办公室了,又开始我的驴子拉磨生活了!

———————————–我是拉磨分割线———————————–

话说今天去拜见赵老师,简单汇报了一下行程之后,他对我的书提出了不少意见。我一直同意他对我的一点要求,就是要努力创造高水平的产出。本驴子也正在使劲。这两天抓紧处理一些紧急的事情后,马上再腾出几天时间在那本书上集中加把劲。然后就要开学喽,然后时间又要变得鸡零狗碎了。

———————————–我是后记分割线———————————–

话说这次R会议之后我收到了几份对动画包的反馈,看起来上钩的都不是大鱼,不过我也不是完全清楚人家的底细。下一步要加快速度写函数了,以大取胜。下学期争取能用这些鱼去钓更多的机会。善哉善哉。困死了,我回去睡他个天昏地暗加地老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