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球场真人

谢益辉 / 2019-07-15


这里说的真人依然不是道士的意思,而是喜欢较真的人。在我打羽毛球这几年里,见过一些小心思很重的球友。哪怕是打着玩的一场普通比赛,也能触及到他们最细的神经。

有人是特别在乎输赢,确切说是非常怕输。曾有一次,我的双打队友屡屡对比分提出异议,认为对方记错了分数。我打球通常自己会记住比分。我注意到他每次的异议都是为我们这边升分或为对方降分,而我心里非常确定,他要么是在撒谎,要么是被怕输球的恐惧支配了,总之他说的分数都是错的,是在靠赖分的手段赢比赛。

有人是教练附体,话非常多,喜欢指导和指责队友,不管是神队友还是猪队友。有一次双打中,我的队友发球前回头看了一眼我的站位,说我站在中线偏左不对,叫我站在中线上。在业余球友里,我虽然还不够神队友,但应该也不算猪队友。双打时我站得稍微偏左一点自然是有原因的:人都是反手弱,所以要多照顾一点反手区,尽量避免反手被动击球,而正手即使被动也不会太糟糕,大不了就是一记猛抽,普通被动的情况下还是能抽到后场的。听了这位队友的指导意见,我也没吭声。其实这种指导意见大可以等到我在正手区因为来不及而丢球之后再提出来,那样还能有点说服力;问题是我并没有因此丢球。

有人是喜欢揶揄对方球友,打完每个球之后都是一堆废话。不知道是在实行心理战,还是自己输了一球不甘心或赢了一球自鸣得意。

有人是被假动作骗到或被偷发后场没反应过来就会一肚子火。羽毛球非常有趣味的一个地方就是技术战和心理战的结合。在关键分上(比如最后的两分)人的精力容易过度集中在思考如何得分,于是一门心思希望对方发球过来就大力去扑,这时候偷发后场容易奏效。有一次我用这种手段轻易结束了战斗,而对方的男队友则是一脸不高兴,于是第二场球一直偷发我的后场,而我则料到他会如此,已经有所思想准备,因此他偷了好几次都没偷着,估计心里更加不高兴。

说到偷发后场球,除非是面对高水平的女选手,我一般不偷发女选手的后场,因为一偷一个准。而有些男选手则得分心切,明知对方女队员接不了后场球,还一个劲儿偷发人家后场,这就太不够意思了。

我自己打球通常是娱乐为主、技术为辅的风格,输赢无所谓。因此我在轻松心态下渐渐练成了一些花式招数,比如球拍绕到身体后面从胯下击球,或从背后绕到左边接杀,这样有略微长一点点的反应时间;今年新练成了一项技能:从网前猛奔到后场、背对球网把对方挑到后场落下的球从双腿之间抽回去,虽然这样抽不太远,但也能表达一下小强的意思(没那么容易被打死)。嗨,和我年龄差不多的李宗伟都退役了,我们这种半吊子、野路子业余玩球的还较啥真呢;随便玩玩、体会一下随机和意外的乐趣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