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未老先衰

谢益辉 / 2019-01-08


一年前我说我感觉体能在以肉眼可见速度下降,受点凉、切三小时肉都能感冒。洒家今年才二十八岁……零七十八个月而已。年少轻狂时好歹也曾单枪匹马、一辆破自行车从北京冒雨猛蹬到天津,如今在球场上奔袭两小时就感觉暮气沉沉,就仿佛到了需要借我鲜活与生猛的年纪。

体能只是一方面,我更怕的是脑子衰败。今日看到一则 XKCD 漫画,觉得很有代表性。电脑变得更聪明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的脑子好像啥也记不住了。漫画作者说,也许我们还有一条聊以自慰的理由:如今我们要操心的人和事已经忒特么多了,超出了我们的脑力范围。

脑力不能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