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听歌系列之如诗之词

谢益辉 / 2017-12-10


既然说到歌词,就再凑一篇。尽管歌是用来听的,但有时候觉得歌词如诗,读起来也不错。略举几例(本应列词作者名字,鉴于我太懒就列歌手名字了)。

俞静《相逢是首歌》中有一句:

眼睛是春天的海
青春是绿色的河

眼睛那么小,歌词作者却能从中看见海。河里流的是水,通常是灰色系,本身没有生命力,而一个绿色的形容,便赋予了它新奇的生命力:绿的不是河本身,而是两岸的青青河边草。

孟庭苇《三生三世》:

寒风吹落了一地的秋

抽象的秋肯定是不能吹落一地的,落地的只能是具体的秋天的树叶。

叶凡《相思》:

望不回旧时燕

似曾相识燕归来。而燕不会归来。曾国藩有一联,“似曾相识,怅梁空泥落,何时重见燕归来”,我觉得是他最好的几联之一。

叶凡《如梦尘烟》:

难舍的欢颜 浮云遮望眼 心中的悲歌一曲唱不完 毫气和柔肠寄于天地间 曾经的繁华 转眼是青烟 茫茫人世情 相逢多慨叹 富贵和平凡如何能超然 欲飞上青天看苍海桑田 问世间万物 谁能改变

若在人间慨叹没有答案,就飞上青天换个角度看。天上一天,地上千年。用一天的速度看千年沧海桑田,就算是一生的富贵或平凡,也不过都是微尘;一生是如此之快,来不及改变,就已经过去。

翟惠民《铁窗泪》:

我曾站在铁窗前
遥望星光闪闪
那闪闪的星光

这个前面已经说过。星光闪闪与闪闪的星光,有复沓的诗意。孟庭苇《一个爱上浪漫的人》中也有复沓,不过就没什么诗意了,只是听起来感觉很上口:

就让我们拥抱彼此的天真
两个人的寒冷靠在一起就是微温
相约在那下着冬雪的早晨
两个人的微温靠在一起不怕寒冷

陈明韶《风!告诉我》:

海鸥飞了好远好远
没有人问它从哪里来
蓝天里有多少白云
没有人问它何处去

海鸥哪里来、白云何处去、“我”为什么要关心这些事呢。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教授(也有说是第一位女博士的)陈衡哲在《北戴河》一文中有过类似的诗意:

三只孤鸟,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到何处去,在海天茫茫,暮色凄凉之时,与我们这两个孤客,偶然有此一遇,便又从此天涯。

银霞《西风的故乡》:

西风呀你为何无言
总是那样沉默
西风呀有多少心事
你又何必隐藏

这个几年前就提过,并且当时拼凑了一首五律,到目前为止也是我凑的唯一一首五律。

叶倩文/林子祥《乱世桃花》:

几许烽烟已忘心中恋
求遂我普世太平愿

这个结尾之升华有点让人出乎意料,竟流露出了儒与佛的意味。这是电视剧《九阴真经》的主题曲,桃花是剧中主题之一(黄药师桃花岛的缘故)。最终冯蘅死了、欧阳锋败了。英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烽烟过后,大概普世太平是最好的愿望了。

萧孋珠《绝代双雄》主题曲:

烟雨中,心迷蒙

情景交融。今夕之梦旧时梦,烟雨迷蒙心迷蒙。

山口百惠《秋樱》:

淡红的秋樱在秋日里
随意地阳光中摇曳着

看似普通随意但又恰到好处的起兴,不需要更浓或更淡,一句话就隔离出一个特有的场景。另一首起兴厉害的歌是杨千嬅《再见二丁目》:

满街脚步 突然静了
满天柏树 突然没有动摇

周治平《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坐爱情的两岸
看青春的流逝

貌似有些词作者喜欢用河流的比喻或隐喻。前面《相逢是首歌》中已经提过;另外叶丽仪《万般情》中也有“春江河波澜隐隐”开头和“何日江水会停,平息爱恨”结尾。这里“两岸”也是一个很别致的隐喻。

卢巧音《垃圾》:

如果我是半张废纸
让我 化蝶

垃圾化蝶,悲观中的乐观与美。

孟庭苇《伤了你的心的我的心》:

三月的花都已经凋谢了
四月的星星坠落你眼睛
五月的雨为你下个不停
六月天空轻轻在哭泣
等到七月开始下雪

伤心之时,时令都倒过来了,而且层层递进。

容祖儿《小小》:

你在树下小小的打盹
小小的我傻傻等

用小小一词来修饰打盹不太常见。整首歌围绕“小”勾勒出一个充满回忆的童真年代。银霞《你那好冷的小手》中也是好几处小字:小湖、小白帆、小手。

叶倩文《明月心》:

如果明月无心 那天空不会下雨
如果大海有情 沙滩不会沉睡

奇特的想象。

许冠杰《天才白痴梦》:

人皆寻梦 梦里不分西东
片刻春风得意
未知景物朦胧
人生如梦 梦里辗转吉凶
寻乐不堪苦困
未识苦与乐同

苦与乐同,这境界太高。世情吉藏凶,凶藏吉。

关峡《小龙人之歌》:

谁知我就在妈妈怀抱里
却寻遍天涯
去找她

小朋友版本的“蓦然回首”。

蔡琴《抉择》:

也许雨该一直下不停

点明主题“抉择”的,大概就是这两个“也许”,尤其是后一个“也许”。就像那句经典的“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刘欢《弯弯的月亮》:

阿娇摇着船 唱着那古老的歌谣
歌声随风飘 飘到我的脸上
脸上淌着泪 象那条弯弯的河水
弯弯的河水啊 流进我的心上

这四句总是下一句开头接上一句结尾,让文字流淌了起来 %>%

朴树《白桦林》: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
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同《秋樱》和《再见二丁目》一样,以一个画面开始,但《白桦林》的画面比较肃穆,两句分别是以静为背景,布置上动,这样安排显得画面比较简洁有力。后面还有呼应(四个“依然”):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

温兆伦《随缘》:

回头看这一生 人如飞虫堕网内
恨的苦的须承受

什么是缘?大概就是网。用火影术语来说,就是羁绊。

王筝《越单纯越幸福》:

阳光会 碎落成 一面湖

单纯的眼睛才会留心阳光碎落的湖面。

罗大佑《明天会更好》:

青春不解红尘 胭脂沾染了灰

说实话,这句话我也不知道它真正的意思。

王泽《心愿》:

成长是一扇树叶的门

为什么是一扇树叶的门?大约是成长之后就再也不会钻过树叶装饰的门。类似《白桦林》的四个“依然”,这首歌中也有四个“那些”。

巴奈《巴奈流浪记》: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更复杂
还能不能唱出歌声里的那幅画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为什么而歌唱?

于千慧《多情总为无情伤》:

我的泪洒遍沙漠不开花

这一句用夸张和隐喻的方式点了题,却比后面的直白表述的力度都更强。

话说回来,其实诗词本来也就是源于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