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骂人并不能代替辩论

谢益辉 / 2017-12-27


我认为网络上的正义多为虚假的正义。我并不是说那些在网上号召正义的都是坏人;他们也许是心地善良,也许是真的出于好心,但通过网络形式表达的正义的核心问题是成本太低。就像微信拉票一样,几乎毫无价值。如果一件事成本太低,那么非常微弱的一点初始力就可以推动很多人去做。

比如网络谩骂就是一种成本极低但心理回报极高的伸张正义的方式。当然,这是一种相对极端的方式,更常见的是点赞、一句话评论、转发、表情符这些方式。

几年前,Brendan Eich 突然变成了一个争议的焦点人物,原因是他支持了加州废除同性婚姻的提案(捐赠了 1000 美元)。我们可以看看反对他的人如何表现,以及他自己如何回应。因为这个话题比较敏感,所以谈看法之前我得先摆出我自己的立场:我完全尊重同性恋,原因只有一个,他们/她们选择跟什么人在一起,是自己的自由,与旁人何干(招你惹你啦);但我对同性婚姻持保留态度,并没有强烈支持或反对的意愿。

好了,Eich 立刻就被打成了马蜂窝,成了一些人发泄负能量的对象。我不知道这些人有什么底气可以理直气壮地骂人,他们究竟对这个人了解几分、是否问过当事人不支持同性婚姻的理由。管它呢,先骂了再说。我并不太相信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就是个恶棍,他自己称:

I challenge anyone to cite an incident where I displayed hatred, or ever treated someone less than respectfully because of group affinity or individual identity.

不亦君子乎?

可以网络上总是有一批人容不下异见者,只要对方观点跟自己不一样就恨不得烧死而后快,从不肯静心准备论据,他们以为只要强烈表达了自己的愤怒、激动、热爱,事情就可以不必放在桌上讨论了。这种感觉是否跟《双城记》里的法国大革命一样?人人皆以为自己在行使正义,哪有工夫去看砍下的这颗头到底是谁的头以及他究竟做了什么非杀头不可的事情。

那项提案的网址现在已经失效,只能从时光机器找回来。我们可以看看支持废除和反对废除的论点。同样,由于话题敏感而且我对这事并不真心感兴趣,我不想谈内容,而是只看一眼表达形式:支持方用的强调方式多为斜体和局部大写,反对方的强调方式多为整句或整段大写。给我的感觉是反对方情绪更激动。

在这个政治正确的国度,Eich 的下场就是,上任 Mozilla 首席执行官短短一周多时间就被迫辞职,而且离开了 Mozilla。所以说有时候那些喊言论自由的人,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言论自由而已,而容不得别人的自由。就如同那些整天在网上号召“共享”精神的人,说到底只是为了把别人的成果免费共享给自己;若你想从他手里“共享”点什么他自己的东西出来,他立马会像考拉抱着树一样不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