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如果没有了表情包,我们还会不会说人话

谢益辉 / 2017-09-10


看到一篇文章吐槽一家叫“崇才网络”的公司。我对政治正确有深深的反感,所以这事让我对雷布斯很是无语(仅仅就这一件事而言)。作者说着说着就跳到了表情包的话题上,虽然跳跃有点突兀,但恰好命中了一个我一直想说的话题。

【……】再说到年轻人非常喜欢的一个东西——“表情包”,过去两年火得不得了。很多挺严肃挺正经的 30 多岁 40 多岁的老一代企业家和老一代媒体人们,生怕自己落后于时代,也说着说着话就发个表情包,写着写着文章就扔一串表情包,好像不扔表情包就不会说人话了。

我的微信里一共收藏了两张表情图,在我的记忆中,我这几年用表情图的次数应该是个位数1。这方面我是在有意克制,尽管满世界都在欢乐地斗表情包2,但我心里一直挂着一个问题:如果离了表情包,我们还会不会说人话?

这又回到《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一文中 Lewis 关于写作的建议:把事情描述出来,让别人感受到你想让人感受的情绪,而不是把这种情绪用表情包表达出来。后者太简单粗暴,偶尔玩玩调节一下气氛;如果养成了习惯,我觉得未必是什么好事。😨 😨 😨


  1. 不算用自带的笑脸符,我偶尔还是会用一下 😂 之类的符号。
  2. 我也确实觉得斗表情包很逗。比如几年前看见万凤与其母后斗表情,就很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