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社交媒体与吸烟

谢益辉 / 2017-08-04


一篇短文谈《社交媒体就是新的香烟》。我完全同意,社交媒体基本上已经成了这个时代新的精神鸦片。微信、微博、推特、脸书,这四大家族虽然都红红火火,但没有一个能让我发自内心尊敬。它们有没有积极意义?绝对有,比如亲友间联系更快捷、社会不公的消息传播更快、需要帮助的人比以往更容易得到帮助(比如个人行为的捐赠)。但我仍然觉得它们的负面意义远大于正面。即便这些巨头本身并没有作恶的意图,实际造成的结果也是消费人们的注意力。想想为什么“时间碎片”这个词最近几年才开始出现,是谁把我们的时间碎片化了。我觉得其实本来我们没那么多碎片,正是被那些所谓的“充分有效利用碎片化时间”的工具不断入侵我们的大脑,修改我们做事的习惯,才导致我们的时间越来越碎,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至少我是个意志力非常薄弱的人,不光是社交媒体,对我来说最能打断我的还有邮件、StackOverflow 和 Github 事项(现在要加上 COS 论坛了)。如果我需要大块时间做什么事情,我一定得把这些东西全都关掉,还有 Slack 什么的即时通信工具统统关掉,才有办法开始工作。也许我意志力不是那么差,只是被诸多工具均分之后,就弱得不成体统了。

今年我有意地在躲避推特,心想老子不把 blogdown 的书写完就再也不发推特(没完全做到)。好不容易把初稿写完了。一个让我觉得可喜的副作用是,写完书之后我已经基本上戒掉了在推特上瞎嚷嚷的习惯了,现在主要是用它点赞(表示已阅)以及回应一下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