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配图

谢益辉 / 2017-06-19


上周在微信上看见朱自清的《背影》一文。看完之后,文章的配图让我感觉心里无比焦躁,简直想把这排版的小编揪出来打一顿(前提是打得过),原因是配图太密集了,简直是在玷污文字。这篇文章本来好好的,凭文字本身已经足够打动人,何须画蛇添足每隔一两段文字就插入一幅图?!

《娱乐至死》中提到的电视对(美国)社会的最大改变之一就是让人们习惯了以可视化的形式(如图片)传达信息的方式,它带来一系列恶果,比如人们逐渐失去了长时间聚焦在铅字上的能力,因为我们的眼睛习惯了寻找视觉刺激,一定要有不断的刺激才能把注意力留在那里。1

当然,在现今这个逗比横行的时代,再喊杀掉所有图片既不明智,也无必要。我觉得适当的欢乐值得提倡,但配图只能作为调料,不能喧宾夺主,也不能迷信配图的力量。


  1. 社交网络是一样的道理,它在默默训练我们的神经系统,让我们很难停下来不去接受那个小红点(或小蓝点)的刺激,内心一直呼喊,“有没有新的消息啊?有没有啊?到底还有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