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娱乐至死

谢益辉 / 2017-05-08


那些自行在文章标题后面打括号加上“深度好文”字样的文章里我也没看见几篇真正的深度文章。周末读到一篇少有的震撼到我的文章,《我们是不是玩得太嗨了》,可算是我眼中的一篇“深度好文”1。至少是我看过的有关美帝政治生活分析的最深刻的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对我的震撼程度不亚于丰子恺写的关于弘一法师的认真的那篇文章,让我在过去的这个周末心里不太舒畅。我从没想过压迫致死(如《一九八四》)和娱乐至死2(如《美丽新世界》)的两种死法中,我们似乎真的是在朝娱乐至死的方向前进,包括我自己。

我们是如此急切地追求搞笑和娱乐,以至于没有时间关掉电视和网络沉下心来思考几分钟。我曾戏言我的人生目标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逗比”。打这以后是不是该有所收敛了?

究竟是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还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我们创造了工具,然后工具反过来塑造了我们?且待我看完《娱乐至死》这本书再琢磨琢磨。


  1. 我词汇量小,所以查了好几十次词典才大概读明白。
  2. 这个书名“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中介词“to”的翻译是“至”而不是“致”,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