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读孟尝君传

谢益辉 / 2017-04-03


看《大师的作文课》时,里面提到《读孟尝君传》一文,作为短小精悍文章的范例。我已经完全不记得这篇文章是什么观点了,于是后来放狗重新搜了一下:

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脱于虎豹之秦。嗟乎!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鸡鸣狗盗之力哉?夫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关于这篇文章观点本身的讨论,我没那本事掺和(历史是我的弱项),古诗文网的这篇赏析文章已经从正反面讲得非常透彻。

王安石这篇文章中显露出的断然决然的态度1让我想起年初我的去年总结一文中提到的罗胖。当时我说罗胖就有这个特点,凡事会说得非常断然决然,很能催眠观众,而且他和王安石这篇文章另外一个特点有共同之处,就是喜欢大张旗鼓地去推翻著名的历史公案。我不是说著名的历史事件或观点不能去推翻2,而是觉得这种营销手段我不能完全认同。这种手段极其有效但副作用也很大。举个简单例子,如果让你回想天龙八部中慕容复手下的几个家将,你最先想起谁?耳边是不是先响起一句话——“非也!非也!”?

跟流行观点对着干,作为一种思考方式我觉得很值得提倡,但这个方式很容易沦为目的,即: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偏要非也非也,不管证据是否充足。


  1. 其中的“特”字以及连续的一串虚词很能营造气场:“耳”、“哉”、“也”。
  2. 岳飞可能是逆臣、慈禧太后也许有良苦用心,我们需要在脑子里存放这些可能性,而不是一味接受教科书教给我们的那些形象。这种思维方式我双手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