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爱屋不及乌

谢益辉 / 2017-04-01


因为两次读到叔本华都觉得很合意,于是翻一翻《叔本华论人生得失》,不太能读得下去,一方面是太悲观,另一方面是感觉臆断太多,半夜睡觉前看的,也没时间仔细推敲。列弛大人评曰:爱屋未必能及乌。评论非常到位。

从丰子恺的序言里被弘一法师震撼到,于是后来找来《淡定·从容·心安》之淡定一书翻翻。说实话,更加看不下去,主要是我不太能接受用寓言和故事来论证的手段,而这恰好是宗教最常用的说教手段,这跟麦兜妈妈的教育方式似乎也没太大区别。不过,众多宗教里,如果我非得选一种,我可能还是会倾向于选佛教1,原因我就不展开了。目前阶段我仍然不觉得避世是最好的选择。若能把七苦内化、看成人生常态,应该一样可以到达淡定、从容、心安。好几年前看《地海战记》,片子本身有点莫名其妙,但主人公亚刃被黑影追的场景让我印象很深刻。相信很多人心中应该都有这样一个代表黑暗面的影子,有些人一直逃避,有些人最终接受。这种隐喻其实在火影中也出现过,就是鸣人在真实瀑布前刚开始修炼时,只不过火影在思想上总是让我感觉有些幼稚,有些逻辑我不太能理得顺2。鸣人接受自己的黑暗面,似乎也太快了点。

噫,我好像瞬间就扯远了。


  1. 只从精神角度来说,道教也行。我就喜欢道教那种“爱信信,不信滚,别在这儿打扰老子飞升”的态度,但我不选道教主要是我既不盼望长生不老,也不想嗑仙丹被毒死。
  2.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鸣人说服长门的理由。在开打之前,我已经被长门说服了:这忍者世界无法终止的憎恶和痛苦,只能靠武力终止。长门控制的佩恩六道先杀了恩师自来也,而后来竟然仍然是被自来也的书打动,而放弃了自己的计划。我不太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