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Nakasendō

谢益辉 / 2017-02-18


作为码农,背景音乐几乎一年四季都开着,我更习惯在有音乐的环境中工作,其实也未必真在听。纯音乐类的听得相对少一些,火影的曲目现在自然是很熟悉了,高梨康治、增田俊郎、六三四的这些神作以后有机会再谈。今儿个本乐盲提一首长笛曲目,叫《Nakasendō》,这是笛子类曲目里我最喜欢的一首1,看名字也许能感觉出来与日本有关。我之所以知道这首曲子,还是从《九阴真经》里听来的,它基本上是黄药师和冯蘅出场的固定背景乐。

然而,若干年后我真正点开曲子的介绍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么一首强烈东方风格的曲子竟然是一个叫 James Galway 的歪果仁演奏的。这个画面跟剧中处处诗词、桃花缤纷的画面放一起,我还真有点不知所措。

桃花羞作无情死,感激东风。吹落娇红,飞入闲窗伴懊侬。
谁怜辛苦东阳瘦,也为春慵。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处浓。

我喜欢这个老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里面的诗词搭配,让我印象很深,当然这是我长大后第二遍看它的时候的事情了;小时候只是为了看武侠打打杀杀,满心只想着黄药师千万别死啊别死啊,哪里顾得上看诗词。譬如前面《运气》一文中提到的“道德三皇五帝”,我最早既不是从单田芳那里听来的,也不是从郭德纲口里听来的,也不是看杨慎的作品,而是从这个剧的第一集里看来的。黄裳在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练成了绝世武功传下九阴真经,当年明教的仇人却已经大多死光了,还说什么龙争虎斗。再譬如:

世情推物理,人生贵适意,想人间造物搬兴废。吉藏凶,凶藏吉。富贵哪能长富贵?日盈昃,月满亏蚀。地下东南,天高西北,天地尚无完体。

最早也是从梅超风口中听来的,而不是关汉卿或者小昭。

再后来,才知道《Nakasendō》只是一个专辑中的一首曲子。等我把这个专辑的其它曲目听了之后才意识到,原来当年这个剧竟然从这个专辑中找了不止一首配乐。比如《Lyrical Short Piece》《Song of the Deep Forest》通常是陈玄风和梅超风的背景乐,前一首天朗气清,衬托欢聚(有时候也用在杨紫烟和桃花岛上形容平静的生活),后一首渺无人烟、冷月高悬,陈从铁掌帮叛逃,梅从白驼山叛逃,都是没有回头路的人。单论演技,这个剧中我觉得梅超风和欧阳锋最佳。梅超风扮男装的时候和林青霞的东方不败一样豪迈2,区别是东方不败更多是神,而梅超风更多是人,是人就得认命,不管她有多强硬;何况还遇上了陈玄风这么纠结和软弱的人。梅超风和欧阳锋的恶,终归都有他们的原因,是可以理解的,就像火影中的反派们,多数说到底也是当初被世人所逼。

《Nakasendō》这首曲子在剧中用了很多遍,但印象最深的还是黄药师与冯蘅第二次分开后再在洪七公设计重逢的时候。这种重逢的背景乐通常比较打动人,说实话真有点不确定如果少了背景乐,重逢是不是还那么动人,感觉剧情和音乐应该是相辅相成的。比如杨过(95 版古天乐)在全真教单挑金轮法王时,消失几年的小龙女突然出现在身后喊了一声过儿,然后背景乐陡然响起3;感觉听到的不是音乐,而是沧海桑田的时间。再比如第一次听到《故乡的原风景》是上初中时看陈小春演的《鹿鼎记》,后来看评论,发现居然很多人也都记得这首曲子对应着曾柔的场景,虽然我现在已经完全忘了曾柔是什么人,但我还记得那个场景,可见背景乐的洗脑功效之强。

现在回想一下,剧中最令我震撼的一个镜头是黄药师为了求解药给欧阳锋下跪磕了三个头,连欧阳锋自己都惊到了。

关于《九阴真经》,2010 年的时候我曾经说要写它,过了七年,终于开了个头。


  1. 其次是雅尼的《夜莺》,第一次听到《夜莺》大约是大一的一个半夜的收音机节目里。有时候偶遇一首曲子,不知道名字,过两年再相逢,也知道了名字,其感觉就跟金圣叹的“不亦快哉”一样。
  2. 其实说梅超风的男装角色比较狠毒更合适一点,不过她第一次出场时在阴风瑟瑟的街上单挑海沙派确实是很帅气。
  3. 如果没记错,应该是喜多郎的《响宴》(Matsu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