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 字

秉帅

前面提到去年北京 R 会议初见的一些人,本回单说秉帅。继续套用前面的句式:秉帅真忧郁啊。

要不是后来秉帅提醒,他 2010 年第一次与我邮件联系我已经完全忘了,不过呢,我并不是忘了那封邮件(内容我印象还很深刻),而是浑然不知原来当年给我发邮件的是他!为啥我对邮件内容印象深刻呢?因为他问我我的幻灯片是怎么做的,是不是 PowerPoint 做出来的,怎么跟 Andrew Gelman 的幻灯片风格很相似。嘿,那时候我已经彻底抛弃 Office 投奔 LaTeX 了(确切地说是 LyX),还在 LaTeX Beamer 的蜜月期。于是我操起键盘对他进行了 Beamer 神教入教宣传。其实关于此事,有日志为证。我天,当时我是称呼他为“某师弟”,这样的称谓跟秉帅对比起来,简直太有违和感了。

像多数给我发邮件的人一样,我没记住这个名字,此后若干年我也没再想起,就连太云把他拉入统计之都时我也没意识到他是谁,后来他就成了 COS 顶梁柱。秉帅在任这两年 COS 在处理外事方面有本质提升,说是理事会主席,其实就是个打电话跑腿的,辛苦得很(就跟以前涛妹任主编一样,就是个修文排字的)。

虽然了解并不是很深刻,但感觉秉帅与太云和我一样,都是内向的人,当然,比起太云和我,帅出了八个数量级之外。我最喜欢秉帅的一点其实是……天线宝宝表情包。一个健硕肌肉汉子,心里竟然住着天线宝宝。在我看到秉帅的天线宝宝之前,我并不知道天线宝宝长什么样,只是听说过。后来他总是用天线宝宝表情,终于有一天我脑子里好像微波炉叮的一声,心想,这些表情符是不是传说中的天线宝宝?于是放狗搜了一下,果然!于是我终于认识天线宝宝了。可以说这么多微信好友里,绝大多数表情包我都没什么感觉(强迫症如我,也几乎从不用表情包),唯有秉帅的表情包直击我内心最深处的笑点。

得知我对丰子恺感兴趣之后,秉帅还专门送了我丰子恺的书,把我拐进了微信读书的坑;虽然我很反微信,但微信读书的字体的确很漂亮,我就心甘情愿蹲坑里了。

秉帅过去这一年命途多舛;想来已经有八九个月不见天线宝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