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 字

激进主义

年初 R 社区发生了一件事大概没多少人知道,简言之,就是两个脾气大的人碰一块儿了,那画面就会变得不堪设想。

我个人不是特别喜欢这种政治正确主义,既然明显开发者毫无涉黄的意图,提个醒可以,但没必要去纠缠,太上纲上线了,何况还叫来一群帮手一起上纲上线。如果我是 R 核心成员,我会默默忽略之。问题就出在一个核心成员的暴脾气上,人在冲动的时候最好不要试图解决问题,D.M. 大人可以对这个问题报告说不,但接下来采取了非常不合适的一个举动,就是把问题提交者以及叫来的帮手们都禁言了。就算是对手,也要给他保留说话的权利,一旦封号,这事情性质就变了,显示出了一方在对另一方动用权力,于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O.K. 大人一怒之下便写了那篇日志,实在是给 R 核心团队大大地抹了黑。这事后来好歹有个不算糟糕的结局,涉黄变量名被另一个核心成员改了,封号的也解封了。O.K. 大人扬言要退出 R 社区,后来也回来了。

R 社区的女权主义似乎比别的社区都更重一些,对此我是隐约有些担心的。我自己绝对主张性别平等,一定程度上我应该算是60%女权主义,原因是女性在码农社区确实没有得到平等对待,所以我会多偏10%过去,但我不会做激进的女权主义者。啥是激进主义呢?就是但凡谈任何事情,一定要把性别问题扯进来,一旦以性别分组后结果不平等,就要叫嚣平权,“因为我是女性,我就应该得到啥啥”。之前貌似看到微软发布一项数据,说是微软里女程序媛的平均工资和男程序猿几乎相等,政治正确溢于言表,我看了心说这事情怎可以荒谬至此,工资难道不是应该由一个人的贡献决定吗?片面追求男女工资相同,难道不是对贡献多的男程序猿的变相歧视?

同样的问题在性取向、肤色、地域等自变量上都存在。所有这些问题上,我们不能仅仅因为一个人取值是 A 而多数人是 B 就区别对待之,反过来,这些人也不能仅仅因为自己是 A 就要求和其他人同样的待遇。明明是一个多元回归问题,硬生生简化为一元回归,就是万恶之源(性别歧视、肤色歧视、地域歧视,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