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 字

春游记

昨天琢磨着要出门溜达一圈去,今儿个早上起床开着自行车就去河边了。河边都是树林,溜达了一个时辰往回走,手机拿出来随手拍两张。

这个小河湾和我家那边有些许相像,小时候在这种浅浅的河里站着,水从脚上流过,总让我感觉水没动,而是我被河底载着在往相反的方向移动,所以在河里总是站不稳,晕得慌,舅舅家里的哥哥姐姐就解释这是盐吃少了,那时候屁大点孩子,当然别人说什么都信;我不是牛顿,被苹果砸就能砸出万有引力,只能信了这个缺盐理论,嗨,想当年,相对论离哥其实就一步之遥,谢因斯坦就在河里捞鱼摸虾中没影了。

河滩

大江东去

站在河堤上感觉腿给刺扎了,低头一看,一根不知名的草木棍子,枯了半截,上面一支新芽,下面一排刺。

某文艺青年正在研究手机相机设置,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鸟叫,叫的节奏跟狗似的,开始没注意,但我在拨弄相机给刺棍子拍写真时,那鸟狗好像一直冲我叫,于是我转身一看,霍哦,原来是只松鼠:

本村松鼠多,但松鼠叫还真是头一次听到(今天在林子里还头一次听见啄木鸟的声音了,果真是好鼓手,那敲的节奏)。那松鼠就趴在一根枯树枝上,冲我叫个不停,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反正我看着很欢乐,于是给它录了一段

它高高在那儿爬上爬下叫个不停,于是我跟它来了一段对话,具体说的是什么,各位客官自己猜好了。最神奇的是,本来它在哪儿乱叫,后来我说五个字,它也说五个字,松鼠都会数数了,这可真是了不得了:

游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