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7 字

功能地狱

Cloudly大人最近奋发图强,捡起来两年前的计量经济学小册子,又开始奋笔疾书。讨论到交叉引用的事情时,我觉得这就是锤子钉子的故事:因为我们有\ref {}的能力,所以下意识就会拼命用,定理5引用例子3,图8引用页2,每引用一次就是给自己的作品缠上一道线,写完一本书我们就成茧子了。世上最容易读的作品肯定是给小孩读的,那么童话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参照,下面我给大家讲一个《青蛙王子》的故事:

标题:青蛙王子

作者:格林兄弟(脚注:作者单位……邮箱……通讯地址)

一、引言

在遥远的古代,人们心中的美好愿望往往能够变成现实。就在那个令人神往的时代,曾经有过一位国王(参见第2章)。国王有好几个女儿,个个都长得非常美丽(张三,公主列传文献1,1784);尤其是他的小女儿,更是美如天仙(见图1)(脚注1:就连见多识广的太阳,每次照在她脸上时,都对她的美丽感到惊诧不已)。

二、研究动机

国王的宫殿附近,有一片幽暗的大森林(李四,建筑史文献2,1812)。在这片森林中的一棵老椴树下,有一个水潭,水潭很深(王五,地理志文献3,1825)。在天热的时候,小公主常常来到这片森林,坐在清凉的水潭边上。她坐在那里感到无聊的时候,就取出一只金球,把金球抛向空中,然后再用手接住。这成了她最喜爱的游戏(如图2所示,数据见表1)。

表格1:公主扔球数据

时间 温度 速度 结果
14:29 32 5m/s 接住
14:31 32 3m/s 接住
….
14:52 30 7m/s 没接住

不巧的是,有一次,小公主伸出两只小手去接金球(见第78页),金球却没有落进她的手里,而是掉到了地上(如表1所示),而且一下子就滚到了水潭里。

……

当然这么说有些夸张了,但现在有哪篇学术文章不是这个范儿?

上次我提到Rework,后来有客官表扬我是一只大青蛙。本青蛙略冤,蹲井里再琢磨了一下,其实我并不是说Rework说的不对,只是不知道它是否适合我,关于这事儿的八千字以后有机会再写。先说一件事,这本书是一本易读的书,每一篇长度在一页到一页半之间,每一篇都有整页插图,字大行距大。没有文献列表,如果要引用,就直接用文字把要引用的内容讲述一遍,读者可以以任意顺序阅读,不必从第8页跳回第3页,或从第5页跳到参考文献列表去找那该死的张三(2002)到底是神马东西。

最近几个月在推Markdown,意思并非是说LaTeX需要被取代,而是基于这样一个想法:我们的写作究竟有多大概率需要复杂的排版?如果这个概率小,那为何不先用一个相对简单的排版工具呢。MD是一个弱到爆的标记语言(严格来说它不算标记语言),你要是从LaTeX的角度来问:它能干这个那个吗?答案通常是非常肯定的:不能!问题是,我写日志、写作业、写简单的数据分析报告,需要“这个那个”功能吗?

泛华统计协会又灌水一篇,讲让可重复性统计研究欢乐起来。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想起129合唱,那时候每晚练歌让我真心讨厌这个活动,费这么大劲在校内几个院系里夺个名次有毛线用,和129有毛线关系。可重复研究和LaTeX绑在一起就是这个感觉,文学化编程不能因为Knuth用TeX就和TeX绑在一起。在这个网络时代,各种技术都成熟了,何不让大家欢乐地进行可重复统计研究呢?MD易学易用,我们再稍微花点心思把默认的CSS调得漂亮一点,不就轻易说服用户放弃不可重复的复制粘贴了么。用我文中借用别人的一句话:要推广好习惯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好习惯比坏习惯更简单。

话虽这么说,我仍然是重度LaTeX用户一枚,乐此不疲研究暗黑魔法。

注:本文本写于4月初,但真正发出来已经7月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