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1 字

欲写已忘言

博客是不能断的东西,断久了就真不知道要写什么了,因为脑子已经超出键盘一大截,鸡零狗碎的装了一大堆。太云的网站标题说优秀是一种习惯,这就是个习惯问题,要做好一件事情,不能指望大脑来控制(人脑从来都不靠谱),而是要把一件事情做成习惯。比如总是不写东西,慢慢地时间就被其它事情占据,久而久之,成了习惯,就再也写不动了。这周老板下山去了,于是更加放肆折腾自己的事情(代价是要上的课都留给我上了)。这次又得像上次一样,各种残篇残念摘抄揉一起,所以难免意识流。

  1. 今年村里天气有点奇特,用摔跤这个指标来衡量的话,我这个冬天只滑过一次。总体来说,尽管这地方雪大,但对冬天却没什么感觉,因为暖气太足,我总是想要是地球发生气候突变,美帝很可能先灭绝——环境太娇惯了。在英语环境中,雪似乎完全变成了一个纯粹的物理对象,什么感觉都没有。《九阴真经》中铁掌帮帮主上官南念了一首《三国》中的小诗(我是先看电视剧后知道出处的),让我印象深刻:

    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
    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
    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
    纷纷麟甲飞,顷刻遍宇宙。
    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

    这里没法骑驴过小桥,只能开车过大桥,而且开车还得小心雪。前些日子有位大人在本小子的办公室白板上就这雪景题诗一首:

    流落美帝苦,漫天雪花舞。
    闲来无事做,不如煮香菇。

    按小说的规矩,一般在墙上题诗都是要造反的,不过这位是送香菇的,善哉善哉。一样是雪,有人鳞甲飞,有人煮香菇,各人有各人的逍遥自在。

  2. 巨子

    我放出knitr之后,意外收到了很多巨子的回复,让我颇为惊喜。比如Venables,也就是MASS那位大人。收到V大人来信并不是最神奇的事情,而是他居然学过中文,过年那天他还用拼音跟我说新年快乐、恭喜发财。最近Harrell大人也在折腾knitr,已经下定决心用knitr重写他的书,跟这样的巨子交流就很爽快,因为他是明白人,受过Sweave的常年折磨,精确地知道怎样的软件才能让作者免于折磨,这样的人就是knitr最好的客户;很多人不像我受过几年Sweave折磨(最后才揭竿而起),所以无法理解knitr的优势所在;还有更可怕的情况是,有些人已经被Sweave的暗黑技巧深深毒害了思维方式,这样的人就更难说服了。还有一位Coombes大人,有些客官可能熟悉他,前两年Duke的癌症研究丑闻背后的“侦探”之一就是他,他一直宣扬可重复的研究,重头工具之一便是Sweave,本小子费了一番小牛鼻子劲,最后终于让他对knitr动心了。我本来做梦也没想到我会跟RStudio真的扯上关系,一年前我写到RStudio的时候只是觉得服务器版本很酷;结果后来Allaire大人亲自登门,一来二去,现在RStudio的开发版本中也纳入了knitr支持,而且俩人作个揖现在互为粉丝了,本小子又忍不住小得意了一番。顺便提一下,现在我的相互粉丝团成员三名,另外两名是咱COS的师姐与小轩哥。好了,尽管吹牛不交税,牛皮吹大了也不好收场,转入严肃话题。

    转台之前,为啥我用“巨子”这个词?显然我最近在看《秦时明月》,我觉得这动画挺好的,寒假在家跟着侄子一起看了几集,第二次觉得国产动画片挺有味道。第一次是看《魁拔》,可惜下一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出。

    窝窝村,我喜欢这个名字

  3. 得失

    前天江堂来电,说GitHub的事情。我又引一个人上了贼船,不,这不是贼船,是程序员的天堂。简单聊聊美帝生活,发现咱俩都是一山头看另一山头,相互羡慕。我看他生活有声有色,他看我心无旁骛专心折腾代码。文字这东西只是反映生活的一个视角,大部分时间里,可能我们生活也没啥大不一样。说到网站:

    J: 你的网站改版后看起来有品了啊
    X: 其实内部一团糟啊
    J: 人僧追求嘛啊!追求的奏是介个!
    X: 嗯,也是,也是

    我过去好像说过,我追求的就是一个字:美。美网站也好,美代码也好,美味佳肴也好(这个惭愧,追求下降了)。有时候想想,况且况且况况且登场,到底是要追求演一场小戏还是追求成王封侯?子曾经曰过:得之窃喜焉,失之未觉也。(不要搜出处,我是吕秀才的粉丝,大家懂的)

    Youtube上有一则无名视频我觉得很好,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前后5分钟的内容是一样的,但前5分钟有音乐,后5分钟完全静音。又是一个看事物角度的好例子,于无声处听——呃,不是惊雷——没词了。你听不听得见音乐,在于你心里有没有音乐。

  4. 下回分解

    搬家过后日志的长度明显不一样了,在线写日志和离线用记事本写日志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尽管现在倒了些废话出来,还有不少废话。下集预告:归去来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