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大地

标题来自先生的一句话:生不枉来,死不犹豫;立志天下,魂归大地。我似懂非懂。

前些日子,COS内部说起个人网站的事情,我这两天抽空琢磨了一下,猛然间意识到我在折腾网站的八年里走了个循环。昨天我在邮件中描述为“回归尘土”,这事情是这样:九年前开始正式接触电脑,一年后我开始对网站感兴趣,并且找免费个人主页空间找了很久,直到后来有一次在一张传单中看见一个可以免费建站的广告,于是就注册建了一个,当然,那时候不会有什么好货,域名是三级域名,我呆头呆脑抄了很多所谓的英文美文在上面,还从图书馆借了书学HTML,连VBScript都仔细学过,而且对于写个在网页内弹个对话框的小脚本乐此不疲。为了说明这个乐此不疲有多乐此不疲,举一例:在机房上数据库的课,老师会把所有人的屏幕都控制住,而我发现其实只有显示器被控制住了,键盘鼠标仍然可以在“幕后”操作,因此,我按Win + R快捷键,盲打输入notepad,回车,然后开始盲打写弹对话框的VBSript,等到下课,屏幕被解放,我写的脚本真的可以运行并弹对话框。那个免费个人网站也让我学习了一点CSS的概念,但我主要还是用Word的思维方式做网页,哪里要加粗就直接加粗,哪里要变红就选红色,几乎没有“内容与样式分离”的概念(拜Word所赐,可能大多数人到现在也没有这个概念);话说回来,其实我还真用过Word做网页,我的一个亲戚当年让我帮忙做几个网页,我就是手工敲进Word,然后另存为HTML。再过一年,系里网站工作室招学生维护系里的网站,我就呆头呆脑报名去了,就凭我那Word式网站功底。之后接触了Dreamweaver,才算真正掌握HTML,并接触ASP和JavaScript,并且尝试过从零开始建Access数据库连ASP,所以IIS也熟了(估计很多人也不知道什么是IIS,这样也好,祝愿Windows服务器早日垮台)。DW中学会了模板的概念,网页的头尾都用模板定义,这样就省去了重复劳动。因为DW和Fireworks是同一个公司出品,所以编辑图形我都用Fireworks,这也是我在R包忍者篇中说我曾经想学Photoshop的后台故事。从接手系里的网站开始,我开始捣腾论坛系统,此乃灌水元年,也是统计之都的前世。论坛系统换过两次,一直折腾到那台老旧的IBM服务器彻底瘫痪掉。再过一年,博客这个概念开始在中国发芽,第一个博客网大概就是方兴东的博客中国,后已改名为bokee,当时那个玩了两年10磅宋体字的我,看见这个网站有一个12号字的主题,于是立刻注册了个帐号,开始写博客。我对CSS的了解,自此开始深入,比如我曾经发现通过CSS来隐藏网站上的广告的办法——谁让他们支持自定义CSS的呢,我定义一个display:none就把网站上的广告灭了。年少轻狂的这个娃儿,整天给客服提意见,说这不灵活那不好,有一天方兴东接见了一批用户,客服叫了我去,于是我骑着破自行车颠儿颠儿去了,这就是无知者无畏。今天我再搜了一下当年的历史,后知后觉发现本小子也曾经和张纪中、方舟子同时出现过“名人大话博客节”里,现在顿时觉得脸上贴了不少金,哥也曾经风光过。那时候是钱江晚报的记者打电话采访,我都忘了我说了些什么了。在博客中国写了两年,觉得系统越来越差,于是换到blog.com.cn写,它比较容易自定义,当然,对“久经沙场”的我来说,首先就是要用CSS把页面上的广告灭掉。再折腾两年,系统控制越来越严格,尤其是关键词屏蔽,最可恨的是你写一篇文章提交发现不让提交,但就是不告诉你哪个词犯法了,只能一边在心里骂狗日的一边从最后一句话删起,删一句提交一次,看哪次能通过,再一句一句加回来,这就是我早期培养的程序debug方法,极其白痴,极其有效。再后来,换到MSN Space,因为英文字体看起来舒服,所以开始写英文博客(看,从始至终,我都是个视觉驱动的动物,各种转变的原因听起来都非常脑残)。从英文博客开始,我变得极其注重HTML代码的干净(经常切换到代码界面下看看代码是否整齐),或称为HTML代码洁癖,无法容忍没理由的加粗变红或更恶劣的放大字号,这也是我把COS论坛从PHPWind改为bbPress的理由之一:我不能容忍发贴者能放大字号或使用楷体隶书。英文博客写了两年,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大中华局域网来了,自此本小子开始建真正的个人网站,注册个人域名,买服务器空间。PHP+MySQL在搭论坛和建个人网站期间也被迫学了点皮毛。后见Wordpress,深感设计之惊艳——无论是PHP程序还是外观,于是COS的主站从MePHP换到WP。无论什么系统,我已经脱离了刀耕火种的纯手工HTML生活。到如今,我在GitHub上写了两年代码后,猛然意识到Markdown这门语言之精炼,这正是我追求的(极度)简洁,而GH对Markdown和其它伪标记语言都支持得非常好,而前两天,又发现基于Markdown的Jekyll,纯文本写博客的系统。除了R语言别的都不会的本小子,意识到我对Ruby、RubyGems和Python的认识已经落后于时代若干年,我以为整个世界还是在PHP+MySQL中运转,结果这些语言已经派生了无数惊人的美观的简洁的静态网站系统。从最初的静态网页,到现在再回归静态网页,我走完一个了循环。回想这些陈年旧事,不免让我再思考乔布斯大人,关于他的报道,我大概就认真看过一两篇,头一次知道他是佛教徒,世人总喜欢盖棺论定,尤其爱总结已成功人士成功的原因,就像经济学家在过去的五次经济危机中成功预测对了二十次一样;我想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如何追求能降伏用户的细节,或者说如何让产品始终带着人性。统计之都的口号“专业、人本、正直”或许是个好的口号

如果网页可以如此简洁高效并且只是基于纯文本,那么我可以立刻嗅出统计人的一个光明前途。此处省略八千字,如果你手中有八百万风投,请两年后联系我。这里我要说的是魂归大地,但并不是要说我自己,网页和魂归大地扯上关系有点勉强,这些东西真刀实枪干活就行了,没必要整得那么玄乎。最近有两个TED视频,我觉得都非常好,让我想起先生的“魂归大地”。一则为开发新(纳米)材料获取能源(太阳能)的人,技术听起来很诱人,你家的窗户玻璃在夏天自动排热、冬天吸热,不知道能省多少能源,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视频的最后,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旧报纸上剪下来的照片,那就是那幅著名的获普利策奖的照片《饥饿的苏丹》。“她不应该死于缺水,无论如何”,演讲者说。

</param> </param> </param> </embed>

另一则为赤脚运动的印度大爷,博士毕业,回村,跟老娘说要先挖井五年(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老娘听了差点没气疯。一辈子干了一件事,教育印度农民(或者说被教育),尤其是印度农妇,让五十多岁的老大娘都学会了整太阳能照明;这大爷认为民间自有高手在,要发掘他们的天才才干,向他们学习,他的学校里学生是老师,老师是学生;妇女们都会用太阳光聚焦了做饭,一个个比工程师都厉害;一位妻子说有了太阳能照明,她头一次在冬天里看清了她丈夫的脸。本小子非常相信这位大爷对贫民的看法,穷人有穷人的生存智慧。某个偏远山村的夜里头一次亮起灯光,这种感觉可能就是魂归大地了吧。

</param> </param> </param> </embed>
谢益辉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Featured  Life  Technology  tagged with GitHub  HTML  JekyII  Markdown  TED  立志天下  视频  魂归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