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结束

自打考完那破试之后,如释重负,心里倍儿高兴,腰不酸了,腿不痛了,每天按时作息,早上居然都开始吃早饭了(周星星都该喊娘子和牛魔王一起出来看上帝了)。今天中午吃完饭头一次睡了个午觉,醒来简直不知是早上还是晚上,一看,乖乖,快六点了,这还叫睡午觉吗?跟昏死没两样。这下大概又要开始倒时差了。再过两天就开学,真是功亏一篑。

前几天削发明志,虽然削完了也不知道要明什么志。某天老衲去系里,遇到系里一位老大A. C.,老大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你娃儿参军去啦?我一愣,说,啥?于是又重复了一遍,我当时相当的丈二和尚。老大见我不解,很郁闷,于是直言,你的头发呢?我顿悟,哦,原来是说介个啊,于是以我天朝文化回应美帝文化:劳资刚放出来!(文化差异啊)

书接JSM。在迈阿密开会,觉得JSM还是太大了,大得没边,几天下来几乎没啥收获。唯一有点儿印象的是Sir David Cox(没错,就是Box-Cox变换以及Cox回归的那个Cox),老爷子今年都87岁了,典型的英国老绅士。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征,那个时代的人,动机大多都是什么农田或小白鼠试验,但往往能从简单的问题做出深刻的结果。当今的统计学家,工具越来越复杂,却很难诞生跨时代的思想了。这不是什么坏事或是谁的错,学术研究就是这个样。其它的报告没见到有意思的,反而是对以前比较景仰的几位统计学家的态度急转而下,当然,我不可能在这里提名字,将来还得在道上混。一个教训是,做报告一定要尽量引用别人的相似成果和工作,否则要是有懂行的人在场听你的报告,会对你留下很糟糕的印象。这一点也是D. Swayne对我们提的建议。会场有很多出版社展示他们的书,之前我注意到R Graphics的第二版写了一节animation包,于是到CRC柜台找来书翻翻,甚是得意,后来还听说Paul Murrell某次报告第一个例子就是用animation包;在JSM的海报中,也有人当场演示动画,二老板见了之后跑过来跟我说那边有你的粉丝啊。作为作者,这都是最得意的消息,由此可见,引用别人的工作是多么好的一种恭维方式。

会场见了不少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例如第一天眼尖的徐铣明就看见了我。最后一天见了左辰和CWC并吃饭,关于此事,有过路好事者评论曰:咱们系也就只有你能跟CWC说上话。C同学我很早就知道他,因为R主页上有他的主页的链接,后来来到爱荷华,觉得此公甚为低调,这两年期间我听他说的话加起来还不及最后这一顿饭说的话的一半。左见了C,后来向我评论曰,你们系的学生太刻苦了!当然,左见了前面的好事者,后来也向我评论,你们系的女生质量太高了!总之,一会儿同情,一会儿羡慕。这都是些不着边际的闲言,看官要是不在本系,肯定也很难理解这些评论。后来和左辰在星巴克坐了坐,愈发觉得出国真是能改变很多事情,各种悲欢离合,各种天翻地覆,各种心态,各种价值观,各种意想不到。于是我在侯瑀的文章下留了评论

迈阿密的沙滩显然比JSM更有吸引力,海水很温暖,连我都说暖和的水那一定是很暖和了,因为经常是别人说暖和而我觉得要冻死了,脂肪层太薄,热量流失快,没办法。第一天下海就杯具了,此处省略八千字,导致我这些天满地找牙,见人也不敢说话。开完会,师傅大人来访,两家一起去大沼泽看了鳄鱼,并顺便喂了蚊子,啃了羊腿,参观了老园林,吃了大龙虾,打了晕里希乎的台球,匆匆揖别匆匆赶往Key West,在那些佛罗里达最南边的小岛上开呀么开,一个岛接一个岛,美国人民真能修路,愣是在海上把那些岛连了那么长一串。KW岛上一群卖艺的,有腾空穿圈的,有扔火把的,有盲人演奏让狗狗收钱的,有在海岸边走钢索的,看着也怪可怜的。在岛上骑着租来的坑爹的自行车,游荡到了号称最南端的地方,一大石墩子,上书,最南端,照相的游人络绎不绝。离岛,开呀么开,开到另一个岛放风筝,确切地说是被放风筝,也就是把人绑在风筝上,开着游艇出海,嗖一下把你放到天上,也就是《无极》中张东健放张柏芝那样,不知道是哪个聪明的鬼子看了我们无敌的《无极》回去引进了这项放风筝运动,冠名曰parasail。接着刷刷开回机场,拍拍屁股回村。

一圈玩得心都散了,加上还要找牙,这些天也没干太多正经事。把搁置了N年的fun包发布到CRAN,更新了一下其它几个包。接下来得整书稿,亲爱的龙哥催了我还没吱声,我照旧陷入了老循环,要干活就先磨刀,经常十天时间有八天在磨刀。于是又在折腾LyX和Sweave,碰上LyX的负责老大度假去了,这事儿也没法进展。于是看别人的书,也就是FlowingData老大的那本书。边看边想,这写得也太口语化了吧。早知工业界人士都好这口儿,老夫也写口语好了,口语比书面语好写多了,引用郭德纲当然比引用Cleveland & McGill (1985)轻松。可自宫太难啊。

然后是折腾统计之都。一心想要整编队伍,也没多大进展。一暑假,办了两件事:编辑部任命了老大,版主明确化。我最大的愿望之一,分析论坛数据库,不知何日实现。COS的队伍在更新,不过进步的一面是,离开的人不再是真的离开,我们再也不必泪别版主了,例如范,又如丽云,更进步的一面是,新进的人更能折腾,而且能折腾进更多贤才,譬如侯瑀,或黄丹阳。

上周钓了一次鱼,照旧空手而归。呜呼。

谢益辉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Life  tagged with animation  David Cox  fun  JSM  Parasail  Paul Murrell  R Graphics  作息  光头  现代统计图形  统计之都  迈阿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