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 字

我这几天猛写书,加准备考试,有两天没看Google Reader了,有点隔世感觉。号称脑子短路的怡轩这两天整了个没谱的主意,把宋词拿来分词统计频数。这想法有点儿意思。我倒没怎么看分词程序,打开词库看了看,瞅到姜某人(我文盲,这个字不会读)扬州慢一首:

淳熙丙申至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这似乎是高二某篇课文。当时觉得这词有股音律在里面,今日再看,也许是这词本身的场景和平仄起伏都比较大的缘故。转念一想,切,这到底有嘛啊?

扬州慢:四声

扬州慢:平仄

可惜了儿了当年的语文老师,愣是把课上得无人愿意听。本小子在初中萌发的一肚子文学热情,在高中全被掐灭了。你看,现在读首破词,也要画个破折线图,这就是他娘的理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