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6 字

兔刺刺

从Google Reader上看,我这烂窝的订阅人数已经快要到500。每次我看这个数字,都会觉得写东西有压力;本愤青平日里总是高呼现在网络垃圾文字太多,导致(青年)人变得越来越平庸,注意力越来越分散,大师越来越少。于是自己现在渐渐养成一个习惯:经常一篇文章总是经过几次草稿才发出来,所以等我真发出来的时候,实际上已经过期很久了。本来本文是寒假总结与感想,结果现在得和兔年初一合并在一起。兔刺刺,是乱编的一个标题,来自许三多他爹,《士兵突击》第一集。

寒假

人生可短暂了。你看,电脑一开一关,这寒假就过完了。

话说这寒假干了啥呢,几乎全耗在写R包和做其它基础设施建设上。倒是了却了一大堆过去的心愿,一把把刀都磨得铮亮铮亮。耗费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做基础设施建设,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受Ripley教授影响——尽管素未谋面,但他已成为我的精神领袖之一。几日前,一硕邮件“浙工商局局长谈民营企业”中提到“[…]浙江模式讲到了差异化经营,其中提到几个阶段,别人都不愿意做,你做了;别人都不能做,你做了;别人都不会做,你做了[…]”。作为普通老百姓,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若能坚持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假以时日,必然可以做别人都不能做和不会做的事情。(这句话其实一是要特别写给另一个拼命三郎伟呈,二也是统计之都的经营精神)

见博安的文章在R Journal上发表了,去信道喜,看这兄弟日子过得甚是辛苦,博士就是博士啊,不脱层皮不行。我这样的游手好闲的人,整天叫嚣统计博士的理论课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大约是不会在这博士学位上脱层皮了,能混就混吧。一句话:该下功夫的绝不含糊,该含糊的绝不下功夫。

李龑设计了统计之都的logo,甚好。我说,李龑同学啊,俺等您四年了。终于咱也是有logo的网站了。

方方同学指出,你老人家的书稿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后一句中有个错别字;好家伙,眼睛贼亮贼亮的人还真不少。

上个感恩节假期猛敲代码,发现王菲的《暗涌》不错,对其(钢琴)节奏尤为感兴趣,于是拿R把mp3读进来画个图看看,但没发现我预期的频率变化,后来又无意发现这首歌还有黄氏翻唱版,听了一下,心中将其暗评为史上最佳翻唱;这个寒假同样猛敲代码,发现Beyond的第一首歌《再见理想》甚好,再听Beyond的其它歌,却都无法超越这刚出道时的第一首:

几许将烈酒斟满那空杯中
籍着那酒洗去悲伤
旧日的知心好友何日再会
但愿共聚互诉往事
一起高呼rock n’ roll

兔年

初一。给老爹打电话,听不清;于是他去亲戚家视频。打电话他每次都是三两句话就要挂,视频也是三两句就让别人来说,但本小子知道自从本小子来了美帝,他平日看电视多了一项关心的内容。

说到初一,又想到年三十是给老人们上坟的日子。每年三十傍晚都随长辈们去给爷奶上坟,那两个并列的坟头,已是两年未去烧过纸磕过头了。此刻脑中浮现很多儿时回忆。有些夜深人静的时候,很想念他们。希望他们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