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8 字

从舞墨者到开平方到经济学与数学到小月月

看这标题,又是个大杂烩。先说怡轩:前几天惊奇地发现原来怡轩还一手毛笔字,佩服佩服。有几种不是纯属娱乐的兴趣是件好事,这年头天天敲键盘,提笔忘字,身在美帝的,渐渐人话也不会说了,文字本身有其奥妙,尤其是一天到晚推公式编程序的,抽空画两个字读两篇文章,也省得脑子僵化、少年痴呆。

又看到算开平方的,想那牛顿法人人皆知,可到了极客手中,却能玩得让别人八辈子都找不到奥妙。黑客故事,还是不要多看,容易沉迷。不知道是不是我孤陋寡闻,这种惊天代码,似乎只出现在几十年前。计算机广为普及之后,反而听不到这种故事了。是因为我们的工具太多还是怎么回事?

《不只是經濟學家:一位思想史學者的人生回顧》一文,当然会吸引我的眼球。本科学完计量经济学之后的两三年里,我一直对计量充满了好奇与兴趣,直到后来被现实狠狠地恶心到了,渐渐对经济学中的量化方法感到无奈,进而完全放弃在这方面的努力。这篇文章吸引我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也一直喜欢读别人的自传或回忆录,不管他/她是什么身份;我不太关心一个人当下有多么光芒万丈或如何笑傲江湖(还是那句话: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他/她的成长过程对我来说是最有用的。如果各位客官没时间细读,我可以摘录两段(小心我断章取义):

逐漸地,經濟學自1950年代以來,近年來更是以加快的速度,變得愈來愈數學形式化。也就是說,幾乎都只關切分析的精準,而不惜犧牲政策的相關性。經濟學所展現的,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社會數學,而非實證的社會科學。經濟學家有時被指控為物理羨妒症(physics-envy),但這是完全誤導性的指控。任何了解當代物理的人都會證實,物理學重視實驗證據,力求理論與實驗證據一致,不太重視嚴謹的定理與分析的引理(lemmas)。經濟學家的真正問題,是數學羨妒症(mathematics-envy)。一般均衡理論是經濟理論中最尊貴的類型,只有這個領域的頂尖專家在運用。這個理論完全不具實證內容。證明多重市場與一般均衡的存在、獨特性、以及局部的穩定性,能幫助我們對經濟體增進多少了解?完全沒有。沒有物理學家會認為,一般均衡理論提出有趣的問題,但數學家當然會發現這是一展身手的機會。一些當代的一般均衡理論學者,甚至將之合理化,說它實現了Adam Smith的古老承諾,證明「看不見的手」有調和私人與社會利益的傾向。這種說法不僅歪曲知識史,也完全誤解競爭作為社會過程的重要性。這個社會過程發生在現在,在一個以私人企業為基礎的經濟體系,這個社會過程也確保科技動能和成本極小化。Walras式的一般均衡理論,或是最終狀態(end-state)理論,與上述的說法根本不相干。[……]

令人憂心的是,後現代結構在方法論的概念上,成為一組受歡迎的描述性規範。這證明當代經濟學,充斥著無結果的數學形式主義(sterile formalism)。Donald McColskey已經告訴我們,經濟學只是強辯硬拗,和文學批評或美學沒什麼不同。經濟學認為,某些「深描」(thick)的方法論規則(輕聲說話、傾聽對手、提出論證),還可以接受;但是Popper與Lakatos的「淺繪」(thin)方法論,就被判定為不合理。McColskey或他的追隨者從未覺得,這是個破綻百出的見解。

我不懂经济学,而且越来越不能理解数学化的意义。我对任何找不到实际意义相对应的理论都有理解上的困难,因此我对统计学范围内的一些数学概念也同样满腹意见与怀疑。我现在对数学的评价是:它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或者倒过来说,它只是生活方式的一种。当然,数学部分只是上文的很小一部分,去看看他对马克思和弗洛伊德的评论,也一样很精彩。最后说一句,我并不知道Mark Blaug是谁,但我知道这种思考方式在西方教授(甚至西方人)中非常普遍。往往你会被这个人说得心服口服,可过了半个小时,当你看了另一个人相反的意见之后,你立马又被后一个人说服了。在美帝呆了一年后,我也渐渐有了控制自己的潜意识,对别人的见解不要轻易接受,要能给出你作为一个活人在思考过后的判断。

落园搬家了,友情广告支持一下。有关部门真是把.cn域名逼得鸡飞狗跳。据说前几天小温在CNN采访中给世界人民讲了个冷笑话。在我看来,网络审查是绝对必要的,我坚决支持,只是审查方式如果不要用屁股想出来就好了。一个遵纪守法老实巴交的小网民,又何必非得逼他/她上梁山呢?

一个R竞赛就要开始了,各位useR可以摩拳擦掌了,获胜队伍可以得到三本useR!系列的书(任选)。

最近COS论坛的回帖气氛比较有喜感,某童鞋批评我没幽默感的帖子、李丰对tie的解释等等,都是生活好调料,有喜感是好事,大家保持,但不要过度灌水。

最后来说说小月月这件事。我是前天知道这事的,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昨天早上还有人专门发邮件给我,让我天涯去看。对于这件事,我发表一句装13的评论:我觉得这社会有点残疾。只有审丑才能吸引人的注意,这是不是个悲剧?也许是我胡思乱想,但我越来越觉得经济两极分化只是个小问题,思想两极分化要严重得多。且不说那么高远,回到开头(小学作文中这叫“首尾呼应”),偶尔有点诗人情怀,不比关心小月月有哪些雷人事更让人觉得活得有底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