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8 字

美帝之独立与浪费

在正文之前先说两件事:一、我乃一小学生,最近留言页面收到几个问题大得吓人,一问“社会科学能否自然化”,二问“数据挖掘和统计学的关系”,诸如此类问题似乎不应该是小学生能回答的,各位客官显然高估我了,所以提问悠着点儿,这些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的问题,还是具体化一点对我来说容易回答一些;二、如果我在日志中提到了客官你,我以99%的概率保证我的“差评”不会指向你个人,以100%概率保证我不是那么尖刻待人的人,我的牢骚话往往是针对一类现象;迄今为止已经有好几人看了我的某篇日志之后战战兢兢或满腹冤屈写邮件给我解释或喊冤,其实不必紧张。完毕。

草稿箱里放着几篇几个月前只写了提纲的日志,一直没发,这就是其中一篇。在美帝一年,觉得美帝人民跟天朝人民显著不同的一点就是他们的独立精神非常强,生活中处处可见,简单的如,到处都是自助设施,没有人站在那里帮你(如加油站全都是自助操作),高层次一点的如他们对待小孩与老人的方式等。我有这么一些观察:

八月初去考驾照笔试,当时屋里有个老太太,独自一个人,年纪很大了,走路都颤颤巍巍,耳朵聋得厉害,也去考驾照(路考),后来居然还考过了。最后我听见办理驾照的人问她的出生年份,结果回答是nineteen seventeen。一个九十三岁的老太太,一个人跑去考驾照(法律规定应该有人陪同但我没看见),换在中国,老太太出门都是儿女簇拥、搀好扶稳,生怕磕着绊着,怎么可能九十三岁了还去考驾照,怎么可能允许老太开车。

我们的公交车(CyRide)前面可以放下一个架子来搁上两辆自行车,这样方便骑车的人在不想骑车的时候也能坐公交车,但CyRide关于的自行车搁放的说明手册上特别说明了,不允许司机下车帮乘客放车,乘客必须自己操作。话说我第一次去放自行车的时候还真没搞明白那个架子是怎么操作的(尽管看过说明),满头大汗把自行车往上放,司机就坐在那里巍然不动,幸好旁边有个公交司机下班,见状来帮了一把忙,我才搞明白自行车架的原理。其实这个规定也并没有我描述得那么严格,有时候乘客实在搞不明白怎么放车并且耽搁很久时,司机还是会下车帮忙的。

Ames村有家食品超市叫Cub Foods(刚撤走了),超市里有一种特制的小推车,非常矮,看起来很可爱(看惯了大推车再看这个袖珍推车),上面竖着根小旗,写着“Training customer”,也就是训练中的购物者,即:训练小孩自己推车买东西。五六岁的娃,就可以学着自己在超市买东西,在中国,这样的娃娃们还都是吵着要爹妈爷奶买糖吃啊。上次在华盛顿里根机场,遇到一对母女,女儿大概八岁的样子,买了一堆东西去结账,但不知道自己的钱够不够,在那儿加减,妈妈在一边站着,只是叮嘱售货员不要告诉女儿退掉什么东西能使这些东西不超出她手里的钱,让她自己做决策。

还是八月里的一天,我走路去交房租。半路上突然听到路对面有人叫“Sir”,转头看,是一个卖柠檬水的小女孩,大约也是七八岁的样子,一个人在路边摆摊,Ames这小村,渺无人烟,摆个摊也不容易,既然被叫了,就25分钱买了一杯。国内在这方面的教育,农村似乎还没怎么见过,城里倒是也有教育小孩子卖报纸的。

依旧是八月,买了新笔记本,联想T510,由于我是个喜欢折腾电脑的人,没过多久,硬盘被我折腾坏了,于是打电话问维修,结果客服简单问了几句,就说我给你寄新硬盘你自己换上好了(保修期内可以免费更换),我一听傻了,我以前只拆过台式机,没拆过笔记本,笔记本里面是啥样的一点概念都没有,让我自己换,我咋个换啊?问客服要了个硬件维护手册,看起来非常复杂。而等到硬盘寄到的时候,里面的说明书却很简明,三下五除二就拆了换上了,基本上跟插拔USB差不多。以前还担心要不要把电脑寄到维修中心去,后来看自个儿也能搞定。

生活上的独立精神,也一样反映在学术上。整体学术气氛还是比较正直的,不人云亦云,如我上上篇日志提到的,这种气氛促使你独立思考。不过目前我只觉得大部分老师们具备这种精神,而我观察到的学生们还是书卷气太重,没有足够的经验来装备自己的大脑。这学期的601高等统计方法课,则是一门非常锻炼脑力的课,尽管根据很多人的评价它似乎太哲学太飘渺,但我看到的是这位老爷子指出了很多关键问题,而且数学和计算之间的平衡把握比较好,不像有些老师,纯数学,或是另一个极端,纯计算。

说完美帝之独立,另外必须说说美帝之浪费。七月在马里兰开useR!会议时,晚宴同桌一个老美,说起能源问题,大谈中国太浪费,滔滔了半天,扭头一看,旁边好像坐着个中国人哎,问我是不是中国人,答曰是,老美觉得有点尴尬,我继而补了一句:大爷的(当然,心里说的),你不觉得在美国夏天太冷、冬天太热吗?言毕,同桌其他老美拼命点头。我心想,靠,你们也觉得这样啊,我还以为老美不怕冷呢。在美帝(至少在我们村),一年四季室内只有两种状态,要么冷气,要么暖气。尤其是夏天去开会的地方,经常觉得冻死人;而夏天一过完,10月1日就开始来暖气。我家的暖气还没法自己控制,呼呼地冒啊,头几天我早上都会被热醒,有一天早上五点多就热得睡不着,只好爬起来开窗、吹风、看书。这些天晚上睡觉干脆开窗睡,可见屋里暖气烧到什么程度(可能跟住三楼有关)。公交车上也一样,夏天冷气,冬天暖气。所以在这个号称冻人的农村,哪里有过冬的感觉啊,三分钟从屋里热烘烘地走去公交车站,坐上热烘烘的公交车,下车一分钟走到系里,天再冷,人也冷不到哪儿去。美国鬼子还指责中国能源浪费,哼。甚么江湖啊。

又及:关于美帝,一些留学生通常一边倒称赞美帝怎么地怎么地好,天朝又怎么地怎么地不好,我觉得挺幼稚的。美帝之黑暗面,凭两年留学时间,几乎是不可能了解的。况且,这两国的比较,人口因素不可忽略。做个最简单的设想:给美帝塞上十亿人,你看哪个“公民”还会排队?你看有几个政府还廉明?我有同学在当村官,以前给我讲了不少村里扯皮拉筋的事,让我“愤青”之心大减:治村尚且如此艰难,一些人还高谈阔论治国之事,不是扯淡是什么。有这扯淡功夫,还不如多读点书,将来回国尽匹夫之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