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 字

R 2.12.0将于10月发布

看到这么一条:

  • Directory ‘R_HOME/share/texmf’ now follows the TDS conventions, so can be set as a texmf tree (‘root directory’ in MiKTeX parlance).

八错八错,以后终于不用把Sweave的那些定义文件手工拷到MikTeX的texmf下去了。

最近看到CRAN上新出了个关于可重复性研究的Task View,是个辉瑞公司的人写的,里面一共链接了二十多个R包,其中居然包含了我的animation包,善哉善哉。

又及:这两周R界又燃起了一场讨论,最开始是从多伦多大学一位教授开始,他发现了R里面两个“令人惊奇”的地方(花括号比圆括号快、a*a乘法比a^2平方快),随后他又提供了一系列改进的patch发给了R core们,从邮件列表开始,这把火烧到不少牛牛那里去了,有人惊叹有人不屑。然后我惊奇地看到一些我从没见过的人都出来“灌水”了,像Duncan Murdoch、Ross Ihaka、John Maindonald等。牛。我作为一个计算机盲(相对而言),一直都没明白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了base R只能基于内存做计算,以及支持并行的的代码修改难度有多大(那些BLAS库都木有并行版的么)。Ross一直雄心勃勃想整一个新的软件,不知现在进展在哪一步,抑或期待哪个天才再次横空出世?Luke Tierney十几年来都在做并行和byte-code编译,也不知后话如何,老爷子这学期会时不时访问我们统计系,上次来只跟他喝咖啡听了些ASA的八卦,后来也没机会详聊。Duncan Temple Lang是个有趣的天才,有事没事发布个好玩的包,前一段时间又放出来一个Rllvm,是另一种形式的编译方式。R作为一种解释执行的语言,短时间内肯定还死不了(我是说十年二十年),毕竟这世上大多数人仍然处理小数据,但这么发展下去总不是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