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 字

蓬荜生辉及其它

转眼又是一月无话。前两天又一位R core成员Paul Murrell老大来信报告了一个animation包的bug,受宠若惊,蓬荜生辉。宏能公司的老大之一颠颠儿跑到COS论坛,蓬荜生辉。话说COS论坛改版也是轰轰隆隆,有失有得(这事儿思来想去有点对不住fan大版主),现在开始尘埃落定,新老面孔,冒泡的冒泡,潜水的潜水;统计之都新年构想实现了重要一步,颜大站长功不可没。

《现代统计图形》一书重新提笔,论坛上的帖子将会收录相当一部分补充进这本书,尽量实现“用实例而不用模拟”的原则。春假窝在家,集中写第7章。陈丽云童鞋最近“祖国未统一,心情很郁闷”,计量经济学的书稿不知啥时候能多凑几个人一起捣鼓,这题目设大了确实觉得压力很大。转而想到高德纳——一个我提过几次的天外飞仙级人物,最近看到关于他的一则报道(其实都是“旧闻”,而且标题的选取显示出该撰稿者很无聊),我觉得世上专注的极致代表就是这位高老头了,可惜我们都是凡人。

偶尔也学习一下菜谱,见那川菜菜谱几乎处处(a.e.)需要泡椒,于是去Cub Foods抱得泡椒一罐回家待试验。目前自己满意的菜有四样:红烧排骨、香辣虾、酸菜鱼和醋溜土豆丝,走过路过的客官欢迎来俺家蹭饭(临时有效期:春假期间)。话说厨房其实真的是一个休息的好地方,管它甚鸟测度、鸟信息量、鸟混合效应。诗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弄圣贤锅。

今日COS论坛上见一帖“专业课出乎意料”;又是一年考研出分时,几家欢乐几家愁。考研这事儿,几年前我就表达了我的怀疑:它是不是一个随机选择过程呢?同样是花了很大功夫,有人考上了,有人考不上;同样也是没下大功夫,依旧是有人考上了。“追梦”这一个词,就像个美丽童话。无论如何,能有毅力考两年研的人,已经从某种程度上表明了他/她的(优良的)“先验分布”,此后的路走向何方(“后验分布”),也不必过于担心。是非成败,往往不在表象。

明日庆祝St Patrick Day,从本农村进城去(德梅因)暴走——尽管都不知道这节日是个啥节。子曰:学而暴走之,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