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8 字

八月德国之行:第五天

历时4天的R会议今天下午3点半结束了。本次会议参加人数约400人,报告约70场,经常是五六个平行会场一起开,规模实在庞大。回想一下都觉得累得慌,脑子里塞了太多东西,一时难以一一回顾,回国之后再慢慢梳理吧。今天离开时Martin Maechler告诉我说现在有很多地方都想举办2010年的R会议(2009年的已经定在法国Rennes了),如果你想在中国举办的话最好早点向R Foundation申请。

早上去火车站遇到那几位台湾同胞,听说了他们的悲惨经历:他们一行四人去买票,在自动售票机上用了一张面值50欧的纸钞,结果被机器给吞掉了,因为机器只认识10欧和5欧的钞票,晕……跑去问火车站的人,别人说要填申请表、而且得等两个星期才能有处理结果。那位带头的老师说,只当是给他们作donation了吧。深表同情,500块钱就这样没了。

早上的两场邀请演讲分别是Gary King和Andrew Gerlman的,Gary讲到了Dataverse Network,感兴趣的参见网站TheData.org,似乎是一种数据共享方式;Andrew比我想象的年轻(我怎么总是倾向于把别人想老呢),看样子在R界捣鼓的有很多都是青年才俊啊,这位大侠以贝叶斯模型闻名,写了不少文章,他的一个Blog也很有名;鉴于我对Bayesian模型相当不熟悉,所以这里也没啥可说的。

上午的万花筒中我听了Jing Hua Zhao在遗传学中的各种图形报告,他目前在剑桥MRC Epidemiology Unit,看样子在界内还挺有名气,研究经验也比较丰富;然后去听了几场界面方面的报告,水平参差不齐,不过总体看来大家比较偏好Java和XML(竟然没听到有人报告Python)。下午的主题报告中我专门去听了那个“统计卡通”的报告,发现他们做的工作也并不太多,有些例子在TeachingDemos包中都有,例如Box-Cox变换等。不过他们做的比较早,在JSS也发过论文了,但貌似影响力不是太大。我的animation包相比之下更强调统计的味道,同时也可以将动画导出来,这样看来还是有生存空间的。作者报告完之后我过去找他聊了聊,那时候旁边有个小伙子听过我的演讲,甚是激动地把我的动画包描述了一番,说你可以看到梯度下降算法,可以看到K-Means算法,等等。看样子我去年11月份在研究生统计论坛上演讲时问的问题还比较有代表性:你们做了这么久统计,看见过正态分布的似然函数长什么模样么?(后来我用rgl包把似然函数用三维图形交互演示了一下)

下午会议结束时,我看见John Fox孤零零坐在那儿没事干,就抓紧机会跑过去搭讪,说我前些天给R News的投稿你还记得吧,他说当然记得啊,扯了几分钟,我说我以前曾经写信问过你结构方程模型的问题,他说不记得了,现在没时间继续写sem那个包,其实还有很多工作应该包括进去的(听众朋友们注意了,谁对SEM感兴趣的话可以从sem包开始跟John搭讪!)。当时Douglas Bates坐在旁边隔着几个位置,会议闭幕后我又抓住机会分别和John以及Douglas合影了,哇哈哈,寡人又有了两个将来能搭讪巨头的机会。现在R Core的21位成员中,已经有4位拿到了我的名片(Douglas Bates、Peter Dalgaard、Friedrich Leisch和Martin Maechler),2位和我合过影(Douglas Bates和Friedrich Leisch),1位(Paul Murrell)和我有邮件来往。嗯,继续实行放长线钓大鱼策略。今天也遇到了Michal小伙儿,我找他都找了几天了,还好在最后一天终于遇上了。

明天要出发去法兰克福找Alfons了,在网上用信用卡定了火车票,我现在对bahn.de网站还挺熟悉了,吼吼。18号夜里火车从奥格斯堡回到杜塞尔多夫机场,19号下午2点多飞机回国。

多特蒙德这边虽然呆了四五天不过没时间逛,主要就是听会。前天在小街上走,发现一家餐馆名叫“龙门客栈”,挺有趣的,可能是中国人开的,我在外面照相,因为天暗,相机自动开闪光了,结果里面做菜的厨师诧异地看着我,心里可能嘀咕着一家餐馆有啥好照的,我看神色不对,赶紧溜走了。明天早上想在市中心溜达一圈再走,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搞清楚那些景点都在什么地方……

顺便提一下,在德国看新浪的话,首页就是新闻页,不知为什么会这样处理;这边访问维基百科速度非常快,不像国内,经常需要用代理才能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