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9 字

八月德国之行:第三天

昨晚忒困,强忍着准备了一会儿幻灯片,然后没洗澡就睡下了。早上起来洗了个澡,然后下去自助餐厅吃早饭。由于在国内某教练的长期严格训练,俺对西餐是没有任何不适应的状况。每天沙拉面包咖啡,吃喝怎叫一个不亦乐乎。在这边开会经常有coffee break,供应有水果和火腿面包,所以从早吃到晚,压根儿就不用专门吃饭。我一天到晚也都不饿。

上午John Fox和Kurt Hornik分别讲了R的社会组织形式和R的历史、现状和未来。我最早接触John是当年写本科毕业论文做结构方程模型的理论时,当时问过他一些理论上的问题;后来发现他与R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从Rcmdr包到回归(car)以及结构方程模型(sem)的包、到今年成为R News的主编(正巧前段时间给R News投了一篇文章,John基本上已经接受了),今天作为会议的第一个邀请发言者发表了他从社会学角度对R的发展的一些看法;写过R Package的人肯定都认识Kurt,虽说R的服务器在维也纳,但CRAN上的包基本上都是通过Kurt之手发布出来的。John讲得有些忘形,把Kurt的时间都占了一大部分,可怜的Kurt只好草草做了个报告。我发现John的英语口音和Michael Friendly的口音极为相像,莫非那就是加拿大英语?

接下来就是分会场报告了,分为两种形式:万花筒和主题报告;前者顾名思义就是乱七八糟的主题,后者则是在一个大的主题下报告自己的成果。上午的报告基本上没听懂什么,中午休息时间里我把我的幻灯片和演示材料整理了一下,下午第一场主要听了Bioinformatics的两场关于图示的报告,没看出有什么新意,然后听了一场Fedora和R的报告,也没怎么听懂,然后就coffee break,接下来就轮到我的演讲了,主席是Peter Dalgaard(Introductory Statistics with R一书的作者),我以前看过他的主页,所以一下子就能认出他来,不过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长得像哥伦布……我的幻灯片一共就4页(不包括标题、目录和Thanks那些页面),15分钟基本上刚好讲完,但今天讲的感觉很糟糕,口语简直创下了历史最烂水平,不过下来之后有些听众不知是出于礼貌还是怎地,总之是赞扬了一番。晚上在City Hall市长大人的欢迎会上,我又遇到了前天那位Captain,他兴冲冲地跑过来,说这会议很多演讲都很糟糕,但你的非常好,我看他的语气神态,貌似这个不是安慰我……Captain下午专门跑到我那个会场听了我的报告,说你的动画对我上课会很有用。

无论如何,我自己的广告算是打得差不多了,到现在已经在德国打过两次广告,下面得加紧开发进度了。不然人家闻名而来,发现不过just so so,那就亏大了。

听了两场Teaching报告和一场Connectivity报告之后今天的会议就结束了。晚上7点在City Hall有正式的欢迎会,市长大人亲自出马,用德语作了一个长长的致辞,旁边有人翻译成英语,我也没注意听,光和别人聊天了。今天发现会场中除了Friedrich之外还有两个人是我上次在不莱梅见过的,目前我只和其中一个人寒暄了几句。

欢迎会上我再次尝了德国的啤酒,这次的啤酒似乎没有上回在不莱梅那么苦,但对我来说还是太苦了;后来要了一杯白酒(12度),果然跟喝水一样,感觉不到有酒精。

OK该睡觉了,北京时间凌晨5点……明天有Peter Bühlmann的邀请报告,万花筒中也有一些巨头,应该会比今天的报告更有价值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