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0 字

不莱梅归来(已附照片)

可以写中文了。此行颇有历险味道,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在天上飞,第一次作为“外国人”在一个陌生城市向不懂英语的人问路;一个人背着个包,晕晕乎乎不知东南西北就上不莱梅去了,呜哈哈哈,有趣。

德国貌似地广人稀,在Jacobs我经常走在路上放眼望去一个人都看不到。绿化率极高,空气清新,气温十几度,每天晴空万里,很是惬意。会议期间只有大约两个小时到市中心参观了一番(Jacobs离市中心还挺远),都没时间买东西,我最后都是一路狂奔在那些小街小巷里极度紧张地考虑要买什么。顺便提一下,那边东西真是贵……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去欧洲的同学回来一律都带巧克力……

会议演讲基本上一个都没听懂,不过结识了统计图形界的一些大爷大伯大娘大叔大婶大哥大姐(貌似没有小弟小妹了),也许在不久的未来,洒家还能争取到机会去美国加拿大拜访他们。

有空上两张照片。

我自己没怎么照相,只是和参会者照了一些合影,就不放上来了。等会议全体合影寄过来之后再放一张大合影。

不莱梅归来

流水账游记

第一次出国,感受颇多,毕竟那是一个从未到过的陌生世界。

在国内开会的时候,每次老外们过来我们都会找人去机场接送,这次我过去一路都是自己找,当时出了不莱梅机场之后看着路牌上的德文地名简直有点傻眼,根本搞不清楚去中心火车站是走左边还是走右边。后来对着Adi给我的提示仔细看,才慢慢明白了方向,找了个土耳其人确认了一下,顺便问了一下在哪儿买电车票(土人啊),那位大哥告诉我上车买,于是乎等了几分钟上了有轨电车(tram),每节车厢都有自动售票机,我看着德文又傻眼了,切换到米字旗的界面,发现还是很懵,因为地名实在让人犯晕,于是干脆让土耳其大哥帮我操作,这才投币买了票。

从机场乘电车到不莱梅中心火车站,还得买从火车站到Sch?nebeck的火车票,找了车站里的一位大叔帮我在自动售票机上买了,又问了服务的大姐上哪儿坐车,那时候刚好有一趟车还有两分钟就开了,结果我晕里西乎跑到站台上也搞不清是哪趟车(也没准儿等我跑过去已经走了),凭直觉跳上一趟车问一位大爷,大爷不懂英语,在一番疯狂的手语交流之后我明白了那趟车不是开往Jacobs那边的,于是下来再在站台上问买东西的小贩,小贩不懂英文,又找车站的服务员,才告诉我在哪个站台几点开车,这才明白。

火车上有报站,所以依稀听到“西什么百科”就下车了,然后按照之前在Google Earth上看的路线沿着公路走,很容易就找到了Jacobs大学。这中间有个小插曲,我从Sch?nebecker大街过马路到Bruno-Bürgel大街时,刚走到马路交叉口,路上前后的车就都停下来等我过马路,着实让我吃惊了一把,洒家在路上走还从未享受过车让人的待遇呢。第二天早上在小街上闲逛时,看到一个小学生在一条小路上等红绿灯过马路,当时远远的都没有车,他就站在那儿老老实实等灯变绿,不禁感叹了一番人家是多么严格地守规矩,难怪说德国人刻板呢。

到了Jacobs大学门口(上面有照片),找门卫领了钥匙,自己去找到了公寓楼,却发现不会开门,问了人才知道手中的小黑纽是电子感应的(唉,乡下人呐)。公寓里面条件还不错,缺点就是没有衣架,没地方挂衣服。时近中午,饥肠辘辘,跑到下面餐厅去饕餮了一番,快要吃完的时候看见Di了(之前看过她的照片所以一下就认出来了),她见了我欲言又止,估计不太确定这小子就是Yihui,我赶紧吞下嘴里的西红柿,和她打了招呼,因为之前邮件一来二去也比较熟了,见面没太多寒暄,她就直接领我去GGobi小组那边和他们一起吃饭,在这个小组里认识了Heike(ISU)、Hadley(Rice U)、Michael(ISU)、Debbie(AT&T Labs)和Andreas(Penn U),在那边一桌也见到了会议组织者Adi他们,Adi教授看起来挺年轻,长得也还挺帅,然后参会者陆续到达了几位,包括德国Augsburg大学的若干老师和学生,还有加拿大Waterloo大学的Wayne、York大学的Michael(这位是统计图形届的长老级任务),Utah州立的Jurgen,还有一位日本的学生(自我介绍时我就听见了名字最后几个字是什么什么马萨卡,心中有点小瀑布汗,后来才知道是Natsuhiko Kumasaka),等等。

第一天下午去了Di他们的GGobi开发小组听了听他们的讨论,几乎啥都没听懂,心中甚是郁闷,看见Michael的Emacs用得相当熟练,算是见识到了传说中的Linux程序员的最爱是什么样了。Debbie送了我一件上一届R会议的T恤,穿着还挺合身,后来我和她说了说我的动画网站和animation包。

吃过晚饭到了get-togeter的时间就觉得又累又困,所以在聚会的地方和人简单聊了聊就和一个Maryland大学的学生一起回公寓了。第一天晚上心情颇为郁郁,在国内讲英文或者开英文会议感觉不到这种氛围,当你真正处在一群外国人中间时,便觉得语言还真是一个问题。其中最为郁闷的是听不懂笑话,每当别人大笑时自己就愣在那儿,不知道人家笑啥。

后面几天几乎一天到晚开会听报告,长了一些见识,不过口语还是听不太懂,看来那些天眼睛出问题确实是老天提醒我要练习听力,可惜我没听……会上认识了另外一些传说中的人物,包括写Grammar of Graphics的Lee、R团队里的Friedrich(大胖子啊大胖子)、AT&T的Simon(也是R团队成员)等等。

走的前一天下午两小时参观市中心,晚上吃大餐,一顿饭吃了六个多小时,每上一次食物就要等一个小时,简直吃得累死我了,不过坐在Lee对面,听他讲了一晚上,从统计图形到政治时事,瞎侃了一番,回学校时和他一起在巴士上又聊了一会儿,发现他也有很多从网上下载的电子书(当我告诉他一个secret的时候他也告诉了我这个secret,最后我明白了这已经不算secret了),后来讲着讲着,发现Lee已经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点头”了,寒。

晚上下车回公寓和York大学的Michael大爷一起走的,大爷说也许有机会上York去玩玩,或者什么时候上加拿大就去找他。我心中暗喜,这正是洒家去开会的目的啊。

从Jacobs大学离开的时候突然下了一场大雨,Hao和我一路往校门口狂奔,路上我看见Adi在往餐厅跑,跟他说了声再见,并补充了一句说”God is crying on my departure”,他大笑着跑过。就这样本落汤鸡奔到了火车站,雨就停了,NND,早不下晚不下,偏偏我走的这几分钟就下雨……

总体来说,不莱梅确实是个漂亮的小城,气候宜人,环境整洁,空气清新。我坐着电车在大街小巷弯弯曲曲行驶时,看着那些古典建筑,心中甚是喜欢。而坐着火车在小森林中穿过时,突然间也会有哈利波特中的那种感觉,仿佛火车穿过森林就开往某所魔法学校了。等我回到北京,看了中文介绍,才想起格林童话中《不莱梅的音乐家》,在那边老听他们说什么musician,愣是没想起来这篇童话,直到回来才明白过来那驴、狗、猫、鸡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