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说实话,统计计算不咋地

谢益辉 / 2005-06-08


要说呢,有时候《统计计算》这本书可以当笑话书来看,不是我鄙视清华人,二位编者关先生和陈先生都还是很强很强的,换了我十辈子都编不出这么一本书来,整本书呢,就是“逼近”与“求解”两块内容,但是所用的数学知识实在太猛了,有种“理论指导实践”的意味儿,只不过是指导数学实践而已。其逻辑性、结构性比较强,数学分析、高等代数基础知识的运用可谓自如,洋洋洒洒,很是壮观。

但是(惯用伎俩——好话说前头),星星老师今天提到理科学多了的人要多学学文科的东西,这一点呢,跟现在的我也算是”Great minds think alike”,一头扎在理科的东西里不是什么好事。想起来好像朱光潜先生说过一句话叫“以出世的态度做人,以入世的态度做事”(提醒一下这里的入世不是加入WTO),说得很有道理。我用猪脑袋想了想,似乎文科学生容易出世,理科学生容易入世。看二位先生编书编得多认真多细致!看某些人套话空话说得多么响亮!说到这里,“中庸”二字又冒出来了(关于中庸今日不谈,有空再说),所谓理论,所谓实践,都不可钻进去爬不出来。

下面仅讲一两个小笑话吧,就举咱刚学过的例子:Gauss消去法(或者主元素Gauss消去法)和反幂法。

Gauss消去法实在是……有那么一点点弱智+机械,还有点死板(a[k, k] = 0 了就停止了?没道理);那种程序啊,实在不值得大家都去编!一两个人编出来其他人看看就够了,很没劲的。星星老师让我们画程序框图,这一点更要反对!如果写程序的步骤或者方法的思想的话我倒还可以认可,框图这东西不是咱的事情,有专业编程的人在,我们还画什么图啊?反正我是死活记不住什么平行四边形矩形菱形什么的。用星星自己的话说:“这不是本质!

我承认我眼高手低。

反幂法呀,那就更搞笑了,既然第一步要求矩阵的逆,我都有求逆的功夫了我还算什么特征根啊?你既然用了solve函数求逆,凭什么就不能用eigen函数求特征根?Gauss也一样,既然编那么复杂的程序求解,那我干吗不用$A^{-1}b$直接写出结果?所以说啊,理科学多了人都迂了。用肚子的话说:“麻烦都是你们自己找的!

还有一系列笑话,比如拉格朗日插值什么的,书上的例题都给出了原函数的具体形式,那还估计什么误差呀?真正的误差都明摆着了,还用费劲去估计一个误差范围啊?还求导数,求阶乘,求连乘积,我吃饱了撑着了吧。(第一次用这个表情,看见差差用了好多次了)

说了半天,意思是办事要讲效率,认真研究是一回事,效率是另一回事。顾了细节顾不了大局,那是不行滴。如果大家都用$A^{-1}b$求解线性方程组,用eigen求特征根,那么这本书可以砍掉一半了。

最后一句:本课程应该改名叫数学计算,不叫统计计算;因为放不下面子要高举“统计”大旗,,所以竟然“保险学原理”课活生生被改成了“保险统计”。似乎神马东西都可以贴上一块“统计”的膏药。不够虚心,不够大气,当初建院大会上,谢邦昌老师说,“在这里,可以做大国统计,这里有特色的题目有自由的DATA”,足以让咱们汗颜到死……台湾的统计杂志Statistica Sinica有响亮的名字,一下办成了SCI;咱们的《统计与精算》定价6元,是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复印报刊资料,封面上写的我们的目标是办成“中国统计的‘SCI’”,注意,是中国统计的“SCI”,不是全世界的,也不是中国的……谢老师给统计学院提的愿景是:人大的统计,中国的统计。

跑题了……

但是,有两个词是要知道的:SCOPE &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