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火影之五月雨

谢益辉 / 2018-09-04


去年提到火影的神配乐,我作为一个乐盲其实也没啥好评论的;我连曲子里用的是什么乐器都搞不清楚,不过火影的配乐厉害之处在于与剧情的结合,也就是传说中的一听配乐就能想起剧情。火影剧太长,而且偏啰嗦,我的记性没那么好,除了哀与愁(三代目的葬礼)、呜呼师弟爱、红莲,其它的没什么深刻的配乐与剧情一一对应的印象。

最近奥马哈接连十来天都是下雨天,有些反常。雨在剧中通常是表现悲伤的道具。至于为什么是这样,我也没有很好的理论解释,大概是因为雨和泪相似吧。鼬听说弟弟佐助死了的时候,鬼鲛说:是我看错了吗,你怎么好像哭了。那正是下雨之时。

火影配乐中我最喜欢的是《哀与愁》,剩下的前三是《五月雨》《呜呼师弟爱》和《红莲》。我不知道五月雨是为谁或为哪个场景定制的、以及为什么叫五月雨,但只要提到雨,首先让人想起的肯定是雨隐村,这是个永远下雨的小国。就反派而言,可以说整部火影就是雨隐的长门主导了上半部(当然开头是由蛇叔主导),木叶的药师兜的秽土转生以及面具男宇智波带土主导了下半部。长门在这个下雨的国度继承了死去的同伴弥彦的理想:通过成为神来维系和平。神的名字叫佩恩,也就是痛苦(pain),具体组织是长门遥控的六具尸体。

有人说火影中没有坏人,只有一群追求和平的疯子,这话倒也有道理。大家只是追求和平的手段不同罢了。相比起鸣人的嘴遁,我觉得佩恩的手段更切实际,疗效也会更久,只是稍微极端了一点点。他的理念是让人们感受痛苦,只有品尝了剧烈的痛苦,才能珍惜和平,不然仇恨的链条永远无法斩断。嘴遁忍者其实到最后靠的还是实力,若不把对方彻底打趴下,对方永远没完。爱心和武力二者都不能缺。说到底,为什么会不断有战争呢,就是有人欠打(为私利而主动发起战争的人欠打)。

火影中实现和平的手段除了鸣人的嘴遁、长门的佩恩,就是带土的无限月读。无限月读就更不靠谱了,它是要将所有人都锁进一个虚幻的世界,各自能在各自的想象中过自己理想的生活。我以前戏称现在的无线网络就是一种无限月读:所有被 WiFi 信号照到的人,都可以在这个虚拟世界里找到幸福。嘴遁是要让人轻易理解痛苦,无限月读是要彻底逃避痛苦,所以它们都是不靠谱的。和平与幸福都得根植于痛苦的土壤中。

雨隐村的问题是绝对专制。专制的优点是效率最高,缺点也显而易见,就是和平是被刻意造出来的,人的思想被压制。神不必非得受人朝拜,只需要维护好秩序就够了,时不时把欠打的人类打一顿,不用伤及无辜。当然,这也只是简化版的世界。到底是谁欠打这个问题,在现实生活中未必有明确的答案。

直到长门集团最后的成员小南被带土杀死,雨隐村的雨才第一次停下。小南那张血红的纸片飞回小屋的名牌上,与弥彦、长门及他们的老师自来也的名牌团聚,也算是日月星灭后大家同在天地人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