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火影之器量

谢益辉 / 2018-09-12


所有火影忍者中我只服一个人,就是宇智波鼬。虽然我服他,但在宇智波灭族这件事上我觉得毫无逻辑、过于夸张,一定是岸本老贼故意操纵的情节(就像让自来也去送死一样)。我对火影忍者的主要兴趣不在其思想观点而在忍术上,这是小时候看武打片没看过瘾的后遗症。火影里反映出来思想观点在我看来多数时候是幼稚可笑的。忍者们(包括五影首脑)普遍的思想问题就是太狭隘,虽然口口声声说如何珍惜同伴、羁绊,但通常都加了定语:得是同村的同伴。每个忍术家族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们谁谁一族。

其实这种狭隘的思想就连鼬也有沾染,比如他到死都认为自己是木叶的忍者,要为木叶着想。但鼬与其他忍者不同之处在于起码他能从环环狭隘中至少跳出一环:他摒弃了家族的狭隘。

对组织如此执着,对一族如此执着,对名誉如此痴迷,那将会限制自己的潜能,成为阻碍自己器量增长的负面因素,并且对未曾见过的事物产生恐惧与憎恨,真是愚蠢至极!

我的能力,已经对这个平庸的家族绝望透顶。只有渺小之人才会对此如此执着,所以才会忽略真正重要的东西。真正的变化是无法被规则所制约,被预感和想象所局限的。

在他的爹妈强调一族的利益时,他痛斥这种一族的想法,最后将一族灭族。他是火影忍者中唯一表现出一点器量的人,算是一位豪杰。剩下的人只是狭隘程度各自不同而已,比如团藏就是狭隘到极端的人,有很强的军国主义色彩;主角鸣人一直追求当火影,佐助一直忙着报私仇,同只顾自己搞科研的大蛇丸并没有多大不同。

除了器量,鼬还是一位哲学家。当鼬和弟弟佐助决斗时,他说了这段话,刹那间我都怀疑我看的还是一部动画片吗:

你的写轮眼,还能看多远?每个人都依靠自己的知识和认识,却又被其所束缚,还将这些称之为现实,但知识和认识是非常暧昧的东西,那个现实也许只不过是幻觉。人们都是活在自我意识之中的,你不这样认为吗?

还有这一段,不是活生生的海德格尔么:

那些对自己同伴刀剑相向的人都会死的很惨……我们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直到我们死前的那一刻,当死亡降临的时候你就会了解真正的你,这就是死亡的意义,你不这么觉得吗?

他能跳出一族的桎梏,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能跳出人的自我主观限制,意识到人无法做到无所不能、每个人都有缺陷。下面这段就像上个月《穷查理宝典》中引用费曼的“别欺骗自己,因为自己是最好骗的人”一样:

盲目地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下自己无所不能,正因为如此害怕自己的失败自我欺骗说自己不会失败。最终我用自己编造的谎言来蒙骗自己变得不相信他人的能力,而兜同样蒙骗自己深信他人的能力都可为自身所用。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自己和认同自己的心情。确实他正做著错误的事,但是一味地指责也是错的。无论怎麽说没有哪一个个体能单独完美地存在於世上,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以互补的形态诞生,让自己承认真实的自己,只要做到了这一点就无法对任何人撒谎了,包括对你和对我。说谎者无信也无法交到信任自己的伙伴,而且……谎言会让自己迷失真正的自我。

这是我十分欣赏的器量。

别的圈子不谈,在码农的世界里,我感觉器量是一种相对稀有的品质。更常见的是匹夫见辱,则拔剑而起、挺身而斗;对一族执着(某种语言),对名誉痴迷(粉丝数、点赞数),对异见和批评感到恐惧和憎恨。如鼬所说,这些都会限制自己的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