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关塞黑

谢益辉 / 2018-08-26


随意翻唐诗三百首,翻到杜甫的《梦李白》,注意到其中的一句“魂返关塞黑1”: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这让我想起谢翱的《登西台恸哭记》,里面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招魂之歌:

魂朝往兮何极?莫归来兮关塞黑。化为朱鸟兮有咮焉食?

就在我放狗搜这“关塞黑”是何典故之时,发现在太云最喜欢的稼轩词中也有:

绿树听鹈鴂,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算未抵、人间离别。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看燕燕,送归妾。
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既然样本量至少为三,那么这算是古诗词中的一个经典场景了?


  1. 据说《梦李白》有两个版本,我更相信我这里抄的版本,也就是前面链接中的第二个版本,证据来自于韵脚,但讲普通话的人可能会说,“黑”字怎么能会跟测、色、得押韵呢?恰好我老家方言和四川话很相近,我们的“黑”字发音是 hé(河)而不是 hēi;李杜都可算是川籍人士,估计讲话有川味。脑补一下杜甫大人用四川话吟诗的话,感觉好像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