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萌娃

谢益辉 / 2018-08-09


古文中似乎少见萌文字。在《古文观止》中,我只看到一处我觉得挺萌的句子,那是在苏洵的《张益州画像记 》中:

有女娟娟,闺闼闲闲。有童哇哇,亦既能言。

这让我想起我当年开始关注丰子恺文章的最初原因,也就是他描写的他的四个孩子吃西瓜的场景:

第二天的傍晚,我领了四个孩子─九岁的阿宝、七岁的软软、五岁的瞻瞻、三岁的阿韦─到小院中的槐荫下,坐在地上吃西瓜。【……】最初是三岁的孩子的音乐的表现,他满足之余,笑嘻嘻摇摆着身子, 口中一面嚼西瓜,一面发出一种像花猫偷食时候的”miaumiau”的声音来。这音乐的表现立刻唤起了五岁的瞻瞻的共鸣,他接着发表他的诗:”瞻瞻吃西瓜,宝姐姐吃西瓜,软软吃西瓜,阿韦吃西瓜。”这诗的表现又立刻引起了七岁与九岁的孩子的散文的、数学的兴味:他们立刻把瞻瞻的诗句的意义归纳起来,报告其结果:”四个人吃四块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