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ui Xie

听歌系列之借我

谢益辉 / 2018-07-03


我听的歌里多为非常老(十年二十年前)的老歌,我较少关注新歌。今日在网易云音乐上私人电台上随机听到一首前年的新歌《借我》,引起了我的注意。一长串歌词都以“借我”开头,果然是重复更能引起关注。

借我孤绝如初见
借我不惧碾压的鲜活
借我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
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
借我笑颜灿烂如春天
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
借我纵容的悲怆与哭喊
借我怦然心动如往昔
借我安适的清晨与傍晚

歌手叫谢知非。这名字倒是有点意思,因为按照我家辈分,我下一辈就是知字辈。

歌词写得很上口,内容读来说不清什么感觉:说它青春吧,它有安适的清晨与傍晚、有喑哑无言;说它沉静吧,它有生猛与莽撞。借我,也就是说“我”没有。这么说,那还是属于青春年少型的。最后几句又是无言

静看光阴荏苒
借我喑哑无言
不管不顾不问不说
也不念

整首歌词里我觉得“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这一句格外有力量。不过我不太懂“孤绝”和“纵容”两个词是什么意思:初见为何是孤绝的?对悲怆和哭喊而言,“从容”或“放纵”似乎都可以搭,“纵容”则有些奇怪。还有“亡命天涯”的勇敢在我看来也略微奇怪:亡命天涯听起来很豪迈,但代表的应该是不勇敢啊,否则为何要逃亡。

不知道作曲是否受了樊小纯纪念木心的同名诗的影响,我猜多少应该有一些吧:标题一样、韵脚一样、都用了“悲怆”一词。关于木心,这两年断断续续有所耳闻,但还没抽出空来看看他的作品。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这诗写得也挺好。